第七十一章 越狱之始(2 / 2)

文仲在门外赶紧安抚道:“云然别哭,大师兄这就放你出来,带你回家!”说着,气沉丹田,也不去打开牢门,非主流一般的将牢房的木柱子一拳击断。

就在这时候,文仲身后传来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你们这群死囚徒,瞎哭哭啥,再哭便把你们另一只爪子给剁下来!”

转过头来,转角转出来一队白衣士兵,破口大骂的正是当先衣服白过人的小队长。不得不说,服饰设计组已经丧心病狂到一定程度了。

走在队伍前头的小队长正大骂着,抬头便看到一男一女站在牢房门外,女的还好穿的是白门教的衣服,但那男子分明是一副囚徒模样。其中一间牢房甚至已经被打开了,神色戒备的问道:“你们是何人!?”

文仲皱着眉头看了小十三王云然惨兮兮的样子,护犊子属性又发作了,将安妮拉到身后站着,阴恻恻的说道:“关了我师弟这么久,还关了我这么久,居然问我是谁?”

小队长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如坠冰窟,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是徐云河!那个...那个杀人魔!”显然文仲已经凶名远播了。

文仲满意的露出他那标志性的笑容,继续装逼道:“想起来了吗?那么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了吗!?”说罢独自一人便冲向了那一队狱卒。

“上!快上!我们那么多人,快杀了他!”小队长一边大叫着让手下上前,自己却在人群之中慢慢的往后退。

白门教狱卒倒不是一些用爪功的,反而是一手盾牌一手钢刀。只见狱卒们顶着盾牌将钢刀藏在盾牌后便冲了上来。

按照正常的套路,手无寸铁的囚犯们即便冲上来,也不过是击打在盾牌上,但藏在盾牌后的钢刀却可以趁势递出了结囚犯的性命。

然而那是正常情况,这次他们却失算了,他们碰到的却是江湖人送血腥屠夫大反派的徐云河。冲在队伍最前的两人也是狱卒之中力量最大,身体素质最强的mt,顶着盾牌便要将文仲困在原地。

然而一交手,两人痛苦的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砸倒了身后数人,持盾的手已断,口吐鲜血。这才露出站在前面保持双拳击飞姿势的文仲。

其余几个狱卒并未被吓到,反而凶性十足的冲着文仲袭来。也不防御,三人三把钢刀便将文仲上中下三路封的死死的,若是文仲不退,势必要受伤。

然而文仲就是这么肛,愣是一步不退。只见他左腿飞起,只听叮一声,仅凭脚镣便准确的击开下路的钢刀。此时中上两路钢刀已经劈来,又听见叮叮两相,两把刀同时被文仲裹着铁链的双拳击飞。

只见文仲眉头一皱,冲着三人咆哮道:“滚!”念力发动,竟是同时冲击了三人的心脏。那三个狱卒的心脏受不了这冲击,再也无力握住兵器,只是捂着心口跪倒在地,吐了一口鲜血便再无声息。

这在外人看来,竟是文仲生生将三人吓死了!

剩下的狱卒骇然看着被吓死的三人,一时竟不敢上前来,畏惧的看着眼前这人形凶兽,手中的钢刀盾牌丝毫无法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只第一轮交手,文仲便已经让二十人的狱卒小队歇菜一半。见剩余十人不敢上前,被关了那么久的文仲正有一股心火没法发泄出来,主动冲上前去,活动筋骨。

关于虐菜这件小事,作者就不复一一赘述。狱卒们甚至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就要落荒而逃,但不过短短二十数米的距离,便被一一放翻。

只剩下小队长正拔腿狂奔,小队长卖队友卖的十分干脆,也是逃离文仲最远的一个人,然而文仲显然不会放过他。松开右手裹住的铁链,大喝一声,右手甩出铁链,在念力的牵引下,铁链准确的缠住了小队长的脖子,将那小队长拉倒在地!

此时从牢房里钻出来的王云然等人已经被这一地哀嚎的狱卒给吓呆了,曾几何时这些狱卒是如何的暴虐成性,功夫之高在他们面前几乎都是仰望的存在。然而就是这些家伙,却被眼前这同样一身囚徒衣服的男人给放翻了。

只见文仲拖死狗一样,将仍旧在挣扎的小队长拖了回来,招手示意小十三王云然过来。

王云然跌跌撞撞的走向大师兄,却见大师兄将那招人恨的小队长扔在了他的面前,递过来一把钢刀,冷酷无情的说道:“杀了他!”

王云然傻眼了,定定的望着大师兄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文仲却冷冷的看着这孩子,“这是大师兄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出来行走江湖,不可心慈手软妇人之仁。太过软弱,只会任人鱼肉,像猪狗一样被人困在牢笼任人宰割!动手!”

文仲的话如同冬日寒冰,浇灌了王云然全身,令他浑身冰冷得无法动弹,但是大师兄的眼光如同利刃一样盯着自己。

王云然麻木的接过钢刀,想起了这些日子里受到的压迫,那无尽的绝望仿佛绷断了自己最后一丝理智,他大吼着挥起了钢刀,在小队长惊呼之中劈了下去...

文仲不理会陷入疯狂的王云然,走向了下一个牢房,只剩下一群江湖少侠们看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挥舞着杀人利器,用恍若看见魔鬼一样的眼神看着那冷酷的男人。

安妮忍不住问道:“徐大哥,为什么...”

文仲打断了她的话,“走吧,还要去救其他人,这...就是江湖...”

只是安妮分明看见了文仲那冷若冰霜的面孔,那内疚的眼神...

这事并没有完!www.zoc.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