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风波诡谲,脱出!(1 / 2)

文仲与奥莉薇亚猫在地牢里密谋逃脱的时候,大胡子张导此时心情愉悦的喝着一杯浓茶,看着整个大江湖的进度总览惬意十足。

这时候,那负责buff的眼镜妹子走了过来,低声问道:“张导,刚刚收到了一份buff申请...”

大胡子心情很好,并没有因为这种小事而大发脾气,反而大度的一挥手,“人家给信用点你就接着,要buff你就给上,这点小事自己做主就可以啦!”

“可是...”眼镜妹子还想要说话,大胡子却简单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这一天天的,不要什么小事都来问我,那么让人不省心做什么!快去做事!”

看着眼镜妹子吓了一跳,噙着眼泪溜回了自己的位置,大胡子为自己的威严感到十分满意。

眼镜妹子一旁的短发青年却凑过来说道:“你和张导说什么了?是不是因为那雷禅的事情又发脾气了?”

眼镜妹子抹掉眼眶里的泪珠,按捺着怒气说道:“我还没有说话呢,就被骂回来了,哼!我也不管了,反正是他让我给雷禅上buff的,责任不在我身上!”

短发青年却戳了戳那眼镜妹子,“你最好还是去给张导说一下,那大胡子最喜欢甩锅推卸责任了。”

眼镜妹子却理都不理,“爱咋咋地吧,反正我是奉命行事,有监控在他能赖到哪里去!”哟,瞧这姑娘的小暴脾气。

此时大江湖剧情平稳期也逐渐结束,潜伏的主角一大家子此时已经拉拢起了一股不小的势力。

三代目李彦甚至拉下老脸找到了曾经有过一腿的皇太后说情,虽然并不是很光彩的,但总算让小皇帝撤销了对大月门的通缉。

让人不得不吐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浩然这是得到了李彦的遗传。

作为朝廷的第一狗腿子帮派,玉扇阁自然以小皇帝的命令为首是瞻。

玉扇阁对于大月门的悬赏很快就被摘掉了,对于首鼠两端反复无常的朝廷方面,白门教自然是愤怒无比的。

另一方面,玉扇阁阁主于康亲自与皇甫无烟交涉,想要让皇甫无烟交出那些被斩右手的大月门弟子,送还大月门以缓和关系。

于康倒也是看出了皇甫无烟想要独霸中原武林的打算,这才做出了这前后矛盾的决定来。

这坑爹的剧情和坑爹的发展让观众们大呼编剧脑残,哪怕编剧们并没有参与到剧情的引导,也是躺枪的极其无辜。

鉴于自身势力并没有身站朝廷底下的玉扇阁那么有底气,皇甫无烟这位型男老头虽然恼怒,但也没有翻脸的意思,只是拒绝交出一众大月门的俘虏,想要换取更多的利益。

正当江湖高层正在上演政治大戏的时候,一股流言忽然在江湖之中散播开来。很快的,几乎所有的江湖人都知道了大月门为何会惨遭玉扇阁与白门教的联手围攻。

那是因为大月李家的下一代继承者李浩然拐跑了当今皇帝的未婚妻,给那小皇帝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江湖过客们一边谈论着李家那不省心的小少爷那些事儿,一边又肆意嘲笑当今小皇帝被戴绿帽子的事情。

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朝堂上小皇帝本就对与大月门和解十分抵触,但架不住母后的规劝在勉强咽下这口气,然而当自己的女人被拐走这件事传得人尽皆知以后,小皇帝这下可就真的无法忍受了。

“查!快给朕查!到底是那些贼子胆敢如此欺侮朕!”小皇帝暴跳如雷的掀翻桌子,乱砸东西来发泄心中的不平。

站在下首一脸红润满面笑容的男子走了出来,这人乃是直属皇帝的情报探子头头谛听萧让,他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回禀陛下,属下已经让手下那些猴子们在全国布下耳目了,初步得到的情报,散布消息的人似乎是金钱帮...”

小皇帝一听,更是无法收住暴怒,“金钱帮!?只怕是大月门在背后搞鬼吧!!很好!枉朕还想要饶过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重新悬赏大月门所有人,死活不论!赏金加倍!”

萧让心中一凛,但并未说什么,只是仍旧保持那副笑眯眯的模样退了下去。

......

白门教总舵

皇甫无烟一脸平静的听着下属的回报,仍旧是关于江湖上已经传遍了的小皇帝被戴绿帽的事情。

听完下人的汇报,这位型男老头皱着眉头问道:“这消息是克儿放出的还是青云放出的?”

那下人摇了摇头,“两位少爷都没有做这件事,据情报来源,最早出现这传闻的却是在临安,那是金钱帮的大本营...”

型男老头皇甫无烟一直认为将这丑闻捅出去的会是自己两个接班人之中的一个,可能性最大的或许是皇甫青云,却没想到竟不是自己人捅出去的,这倒是让他有些诧异,“克儿和青云最近在做些什么?”

下人依旧没有抬起头的胆量,只是低着头说道:“二少爷自大月谷一战以后,于四日前伤愈,得知那徐云河被大少爷擒下后,曾想闯入黑牢格杀徐云河,却被大少爷拦下,后入练功房至今未曾出来。”

皇甫无烟点了点头,示意下人接着说下去,“克儿在做什么?”

“大少爷从大月谷回来之后,将擒下的俘虏投入黑牢便留在分舵主持分舵后日大祭之事。这之中只去过黑牢一次,似乎是去招降那徐云河,但是被拒绝了。”

皇甫无烟皱了皱眉头,“徐云河可是当日大月门独自殿后的年轻人?”

下人点头称是,皇甫无烟捋了捋有型的胡子,“倒是个人才,告诉克儿,我已经教过他很多次,不能为我所用便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