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谁还没个倒霉的时候呢不是?(1 / 2)

如果一个城市没有夜生活,那它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现代城市。现如今考验一个城市的繁华程度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它的夜生活繁盛程度。

毫无疑问,江城一定会是那种第一线的城市,还是一线中的翘楚无疑了,而梦三江又是江城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老郑,来,喝两杯,这场子里的小妹妹你瞧着,哪个上眼了老哥哥我做主,给你带回去用着。”鹿正鸣搂着还有些不太适应的中年男人郑辅清走在迷幻灯色之下,看着纵情欢愉的男男女女,鹿正鸣紧了紧搂着这穿着廉价,浑身透着穷苦之人气息的伙伴,心里也是少不了得意,这回要是没了这家伙,他还未必能够出口气呢。

只是郑辅清以往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他的师父师叔伯们也不会让他来这种地方,所以他现在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他来自小地方没错,可这个地方在另一个圈子里面却是鼎鼎大名。荆城紫盖庐,三十六靖庐之一,而他确实很有天分,被紫盖庐的道长们收为徒弟之后进境迅速,但是这个进境不是师父传他的玄门正法,而是他那师父的师弟,拜在茅山上清门下的师叔传他的茅山术皮毛。

此番他偷偷跑出来,就是为了去寻茅山术的进阶部分,他已经不满足只修这些旁门左道了,他要从里面找到大道,因为他在玄门正法里找不到,甚至他修《三十六清微天观想法》的时候都没法集中精神。

来到江城之后他本想尽快找路子去茅山寻师叔,但是没想到在车站巧遇了师叔的世俗朋友非要给他介绍一单生财买卖,他当时也是糊涂了,就稀里糊涂接了下来,现在想来心里也是有些无措。

不过说真的,如今他们这些修道者本就数量稀少,修行艰难,为了前进一步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本就是善恶观念淡薄,但是当他知道自己那一缕随手丢出去的阴气到底附着到了谁身上之后,心里还不停打鼓,这要是让衙门发觉了找到头上,就是杀头的买卖啊。

但是当鹿正鸣搂着他走进一个包房,他浑浑噩噩的坐下,等到再回神过来的时候,发现身旁已经贴上来了两个身材火辣的美女时,他感觉,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不停劝他,你还学这些茅山术干什么啊,这点东西对付凡俗世人已经足够了,你只要动动手指头,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吃不完的山珍海味。

甚至平时这些看都不愿意多看他这种穷酸货的美女们如今毫无节操的贴上来,不就是因为鹿正鸣有钱吗?

想到这里他好像打通了奇经八脉一般舒坦,浑身畅快,甚至都敢放开手脚去搂住两个美女了。

只要攀上鹿正鸣,随手为他做些事情,自己岂不是天天如此美好生活?

鹿正鸣坐在郑辅清对面,好整以暇的剪开一根雪茄点燃,看着郑辅清面色数次变化,最后放松下来,直到看着郑辅清搂住了两个公主之后,他笑了,他知道,这个人将会变得听话,非常听话。

“老郑,来,咱们干一杯,为咱们的愉快合作干杯。”鹿正鸣非常痛快的给郑辅清倒上了一杯。

酒是九九年的百加得威士忌,不是什么好酒,但是畅快,也是他平时爱喝的。

郑辅清也手忙脚乱的把手从两个妹子身上抽了出来,不好意思的笑笑端起杯子道:“哪里哪里,举手之劳,郑某倒是感谢鹿老板的盛情款待了。”

说完同鹿正鸣碰了一下举杯一口饮尽,只是他这小身板,以前哪里喝过烈酒,一时之间咳嗽不断,只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般,头脑也变得晕晕乎乎的。

只听到鹿正鸣轻笑着说道:“这陈金武只是小事,咱也没让他见血,以后老郑你呀,留下来帮我怎么样?咱们联起手来,这江城还不是任咱们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