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你说什么?我没听清!(1 / 2)

远处一黑衣,一白衣两人立在云端上,远远地望着大雷音寺门前的闹剧。

“呵?这泼猴,你信不信真要给他逼急了,他还真敢砸这大雷音寺的大门?”玄都法师笑呵呵地看着,表情却和说的不一样丝毫不感觉今天这事会演砸了。

蒋镇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玄都,你的恶趣味我已经领会到了,你这总喜欢躲在后面看的习惯,倒是真像你师父。你就不怕我们被那些人察觉到?”

玄都面露得色,拍了拍腰间的混元一气太清神符说道:“怎么可能,老师圣人离去之前可是给我们都留下了不少好宝贝呢,这太清神符,用来藏匿气息也是一等一的厉害,就算是圣人都别想发觉,更别说那些‘看官’了。”

“多宝,到底想干什么?这和咱们说好的,可不太一样了。”蒋镇有些疑惑,只是他不通卜算之事,也没法算出那位佛祖到底在想些什么。

“等等,不太对劲,多宝是不是在试探什么?”玄都眯起了眼睛,这是他想到了某些严重的问题时习惯做出的表情。

“试探什么?难......”蒋镇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陡然冷厉了起来:“戏子察觉到了?”

玄都疑惑地揉了揉下巴自语道:“不应该啊,这一路上都是安排的咱们自己人,谁活的不耐烦了敢暗示?”

蒋镇也疑惑地不得了,这西行之路可是他们所有如今的三界大能们一起定下来了,除非....

“镇元子,你活够了!”蒋镇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眼睛顿时一眯。

他转头看着玄都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去找那老儿喝杯茶,你且让多宝把戏做全了。”

玄都点点头,转身掐了个法诀,像是在和佛祖交流着什么,时不时面上还闪过些许疑惑地神色。

而在玄都和佛祖决定先放师徒五人入寺,正常将这场戏演完的时候,蒋镇的身影已经缓缓随风飘散,不知道去了哪里。

------------------------------------

蒋镇没去别的地方,正是来到了镇元子的老巢,五庄观,不是人间那个五庄观,是天外天的地仙之祖道场——五庄观。

这也是真正的人参果树所在之地,而被孙悟空推倒那颗,不过是一根枝芽所化而已。

而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想到是镇元子说漏了嘴,是因为这位地仙之祖和人参果树性命交修,所以人参果之中经常会有一些这位大能的修行感悟片段,当然,能有修行感悟片段,那别的片段自然也可能会有。

本来三界这群准圣大佬大多散漫惯了,当初圣人也是想到这一点才带走了大多数他们认为不太好说话的大佬,但是总不能一点高端战力都不留下吧?

而且有些大佬们天生没法离开三界,比如地狱那位冥河老祖、和人参果树性命交修的地仙之祖镇元子,还有一些根本处于半生半死的隐修者,和圣人们成道之前有过因果的转世大能,这些人都没办法强行带走的,所以也只能留下来了。

以往圣人法旨他们大多会听从,但是如今没了圣人,你想让如来、云霄、玄都他们去命令这些前辈配合他们演场戏,实在是不容易极了。

所以参与进来的大佬哪怕恶趣味发作搞点可有可无的小动作,他们也就忍了,就像镇元子非要给师徒几人赏颗人参果尝尝这种事情,按理说是没什么关碍了,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镇元子忘了剔除人参果里的神念,有些碎片让几人察觉到了。

所以蒋镇来了。

“镇元子,给本座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