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四:二主定议云端上,众仙看戏花果山(序完了!明天开始发咯)(1 / 2)

“府君,如今之计,唯有再起气运之战,假圣人法旨,才能安定三千大世界人心了。”

玄都端坐云端之上,身前是以法力聚云形成的云桌云椅,而云桌之上,摆着一套含风吐蕊玉打造而成的茶具,这含风吐蕊玉能自身聚集天地灵气,是布置顶级聚灵法阵的上好材料。

如今却被玄都法师用作茶具,只为了留住灵茶之内的灵气,若是让一般仙人见了,恐怕要大骂暴殄天物了。只是比起那杯中茶水,这茶具又算是小巫见大巫了,茶水乃是当年娲皇宫中所种银杏枝叶所制的‘醒神茶’此物不说功效神妙,单单是娲皇宫中出产就足以让人暗自咽咽口水了。

是的,没错,诸圣带着三界绝大多数准圣走了,去往另一源界了,走的悄无声息,便是为了不让三千大世界与亿万小世界的蛮人野修察觉,而生起任何对三界不好的念头。

只是,这伪装也伪装不了多久,才过了千多年,三千大世界太久不闻圣人音讯,加之通天教主走之前在他们那里洗了一遍地,这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甚至在数十年前,数百个大世界还联名上书,说什么下界灵气稀薄,生灵无以为用,且边远之人也有为天效力之念,望上界准予飞升。

这怎么可能?仙界本身气运就在流失,若是再放那些蛮修进来,让他们知道圣人不在,到时候真的要生灵涂炭了。

所以时任九天宏法圣君的准圣,太上门下玄都法师亲自代天帝下了旨意,斥责大小世界:不晓天意,不知人愿,无益天道,若再不思自益,当遣天军责之。

顺便派了云霄娘娘带着混元金斗和碧游宫法旨去走了一遭,而玉虚宫也非常慷慨的拿出了玉清圣令,瞬间让大小世界的准圣仙人,全都噤若寒蝉。

当日玉虚宫大议之后,定地藏王菩萨往地府,监视冥河老祖;云霄娘娘执轮回境,坐判官殿,审查生死轮回公正;杨戬坐镇玉虚宫,假阐教掌教,代传圣人令;而玄都大法师则是获昊天上帝御口亲封’九天宏法圣君,监察仙界,有生杀众仙大权。

至于其他圣人门下,也都有所去处。最重要的是当日圣人选定的十殿阎罗,也确非常人,就说首殿阎罗秦广王,千余年就飞速斩尸晋位准圣,功绝地府,为地府众仙尊为九幽府君,这也是为何玄都称其为‘府君’的缘故。

只是到了如今,也无人知晓,这些阎罗到底前世是何人,神秘异常。

“圣君所言,云霄与我等十人皆附议,地藏和尚不管此事,他只专心地狱与冥河老儿。”

未带冠冕,只着玄色素袍,仍难掩苍茫浩瀚气息,蒋镇,秦广王,如今在地府酆都大帝之位空悬的情况下,他就是实质的地府之主。

玄都面带微笑,抚掌道:“如此甚好,我将不日往西方见多宝师弟,议定章程,咱们,借着圣人们留下来的手笔,好好地,演他一场大戏。”

“呵,何须如此,圣君做事的格局还是不如汝师啊。若是那老儿在此,必定会借天道之力,假几位圣人留下的余息,直接杀往大小世界,彻底的洗一遍,如此施为,可管万年那群蛮夷不敢再生事端。”蒋镇轻轻地抿了一口杯中茶,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中是有些许不屑。

打交道这么多年,玄都也不着恼,知道这蒋府君是有资历的大能,不与他计较只是笑道:“府君所说不是不行,只是圣人余息只能用一次,若是这次用罢,万年过后,圣人不归,我等如何?怕是只能苦战一番,三界涂炭,非你我所愿。”

蒋镇也不答话,只是自顾饮尽杯中仙茶,人影缓缓消散,显然是用了大神通挪移回了地府,只留下一句余音:“倒是不知圣君这一手,又能瞒得住多少年呢?到时我等十六人,未必挡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