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三:六大圣人留后手,十殿阎罗接轮回(重头戏来了,大坑埋下)(1 / 2)

元始圣人也顾不上这玉虚宫内的众仙嘈杂吵闹了,只是扭头看着微笑不语的太上,不满道:“师兄,老师可未同我等说过这话,师兄言出法随,可勿要随意开玩笑!”

太上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本座怎的也不敢拿老师的话胡言,此事为真,只是事关重大,本来我亦不想此时道出,你若不信,尽可去紫霄宫一问。”

说的元始圣人也没了脾气,道祖说了,那就是天道准了,天道都准了,他再不满又能如何?

“昊天道友,不知老师可曾告知你此去他界,你需做些什么准备?”太上微微低头,瞧着底下不参合众仙讨论的昊天上帝问道。

也不怪太上语气如此没得威严,只是这昊天上帝的来头当真不小,当年紫霄宫前,鸿钧道祖身旁的道童便是这位,当年他们这些圣人未成道的时候在紫霄宫听道,没少同这位童儿说过好话,打过交道。

所以当鼎立天庭的时候,也只有这位来当天帝才是六位圣人都没有异议的,直接开会讨论决定啦,就是他来当这个天帝。

这位天帝当日是紧跟着六位圣人离开紫霄宫进去的,想必鸿钧道祖对他也有特别的嘱咐。

别看众仙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是耳朵一个个都是竖着的,眼见着天帝开口,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昊天上帝金冠银袍,九龙虚像隐隐浮于身后,眼眸之内更像是有一整条银河浮沉,深邃不可望,修为不到金仙,甚至都无法直视天帝的眼睛就会迷失,这位啊,早已不是当年紫霄宫门前那个小道童了,而是斩了二尸的准圣大能,甚至借了天道威能还敢和圣人掰掰腕子。

“道祖令朕与中天紫薇大帝、勾陈上宫大帝携天庭十万大罗星君同圣人共往他界争夺气运。”昊天上帝声音虽轻、却又在众仙之中激起千层浪。

今天这些三界大能们都已经被刺激的麻木了,先是害怕再起气运之战,还想着躲到哪里去呢。结果发现熄灭了成圣之路又能成真了,刚琢磨着怎么立功好呢,就听着天帝要带着整个三界的军队倾巢而出,这怎么行!八十万大罗星君,那里面数千名大罗金仙级的星君,还有数不尽的太乙金仙校尉和天仙士卒,他们若是去了,虽说在场诸位都是准圣,但是准圣他不是圣人啊,要当真打起来,这群人里的准圣绑在一块儿都打不过那群天庭丘八啊,那可是常年驻扎三界外与三千大世界不断交战的精锐之士,斗法上各个都是一把好手。

挡人财路,呸!挡人成圣路,如杀人全家。是可忍孰不可忍!燃灯古佛和鲲鹏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开口道:“还请天帝三思,八十万大罗星君乃是三界镇守之军,我等皆去,还请为三界留下守备之力才好,不然恐小辈们难当重任。”

昊天上帝听了这话根本连头都没抬就知道是谁了,当年他守紫霄宫门口,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唯独对燃灯道人现在的燃灯古佛记忆深刻,旁的修士来听法大多都会给他带点洪荒特产,就这老货不仅抠门,还大道理一堆堆的,让人好不厌烦。

只是他也没想真的和这燃灯争执,只是抬头道:“此言,诸位圣人如何看?”

这回开口的依旧是太上,道:“此事我等早已计算到,道友总是如此心急。玄都、杨戬、云霄,你三人出来。”

接引也是缓缓开口:“多宝、孔宣、地藏,你三人出来。”

女娲娘娘看了看其他几位圣人,长叹了一口气,开口道:“陆压、穷奇、彩凤,你三人出来。”

等到其他人都出来之后,之见陆压走了上前,唱了个佛喏道:“阿弥陀佛,娘娘应当知晓,如今......”

“你无须多言,这无极伞与娲皇琴你拿去,我知你不愿再见本座,只是往后三界还有事需你去做。”女娲盯着陆压半晌,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看着女娲娘娘这边的插曲落定,太上才笑呵呵的开口道:“我等六圣已经决定,你等九人,留守三界,保天地安宁,至于位置,想必天帝已经为尔等准备好了。”

说罢转头看了看天帝,昊天上帝微微颔首,道:“南极长生大帝会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