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谋划(1 / 2)

.,

换了衣服之后林月如正打算出去找寻钱如怀的踪迹,结果正好碰上她父亲林天南。

“月如,你这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又要出去?”林天南开口问道,对于自己的女儿他是很了解的,刁蛮任性,让人有些不放心。“我……我出去有点事。”林月如有些心虚的说道,今日的事情她很丢脸,自然不能让父亲知道,当然平时她要是闯了祸却也从来没有今日这般心虚,今日她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心虚,就是不想让自己父亲知道自己发生的一切。“恩?这都该吃晚饭了,有事也得等吃了饭再去啊,一天天的,女儿家家的,不好好在家里,明天出去瞎跑什么?”林天南开口道,脸上有些不满,看起来是说教生气,但实际上她是真的关爱女儿,一方面是怕她这样的性格以后找不到好婆家,一个是担心她的身体,每天瞎跑,也不好好的吃饭。要是以前林月如,高兴的话就跟父亲撒娇,不高兴的话就会直接不理会,可是今日她却心虚的紧,开口道:“那个……那个父亲,我都跟王如花约好了,我们见面后会在外面吃,爹爹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走了啊。”

说完之后林月如立马就溜了,在墨迹下去她怕自己露馅,只是她没意识到自己今日已经很不正常了。

等到林月如走后,林天南才忽然想起来,王家今日都去探亲了,根本没在扬州城,自己女儿怎么可能跟王家的女儿有约?

然后他就发觉了自己女儿今日的不对劲,什么时候自己女儿跟自己这般解释过,这是心虚啊,可是到底什么事情让她心虚?这很少见啊。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了管家的怒斥声:“该死,他们两个下人有什么资格私定终身,还给我误工一天?”“管家,其实他们不算误工啊,毕竟他们是被大小姐抓走的,现在全身都被抽的血淋淋的,我也是在医馆见到的他们,至于私定终身,他们确实有错,回来的时候他们也说了,如果主家不雇佣他们了,他们也就不来了,而且这个月的工钱也不要了。”

汇报的小厮开口道。“岂有此理。”管家骂了一句,但却不再说什么了,毕竟自家大小姐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常常会鞭打家里的下人,虽然俩人有错,私相授受,但是被抽打的全身血淋淋,还得在医馆治疗,他也不能苛责什么,既然不愿意干了,那就只能这么办了。

“到底怎么回事?”只是就在这时候传来了林天南的声音。林天南刚才听了管家和小厮的汇报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自家女儿的刁蛮任性确实他很清楚,平时也确实有鞭打下人的行为,不过大多数时候也会对下人很大方,给的赏钱很多,因此下人对他女儿其实并没有多少怨恨,过去就过去了,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被鞭打而不干的情况出现。

结合刚才林月如的态度,他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得了解一下。看到老爷忽然出现,管家和小厮冷汗就下来了,这真是运气太不好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要是将她的事情告诉林天南的话,他们肯定会受到波及的,大小姐虽然为人不坏,但脾气真的不好。

俩人沉默,林天南自然就生气了,开口骂道:“怎么,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大小姐可怕是吗?信不信我让你们都滚蛋。”这话一出,管家和小厮一个哆嗦,哪里还敢再隐瞒,开口道:“老爷,是这样的,今日小姐抓到了两个下人私相授受,就脾气大发,绑着去了城外的树林惩罚两人,小姐回来后,那俩个下人却没有回来,我就派人去找。”....

那个小厮接着管家的话头继续道:“我出去在医馆找到了那两个人,结果他们全部受伤,身上血淋淋的鞭痕,说是大小姐打的,差点打死他们,幸好碰到了几个好心人将他们救了下来,还给了他们治疗伤口的钱,甚至还有结余,所以他们就说要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们也就只能够不在府上做事了。”林天南自然不会在乎两个下人回不回的问题,直接开口道:“你们看着处理那两个下人的事情吧,管家,现在你派人去城外树林找找看大小姐鞭打两个下人的地方,有没有其他的痕迹,我总觉得后面可能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老爷。”管家答应了一声之后就匆匆去安排了。

林天南这时候想的比较多,比如那俩个下人是被什么人解救的,他们对自己女儿做了什么?以他对自己的女儿了解,如果吃亏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才对,可是女儿刚才出去的表情完全不对劲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微微一琢磨,林天南决定跟上女儿看看她出去要干什么。

林天南的武艺那自然不低,凡人巅峰,不然也不能在扬州城立足,因此跟着林月如同时还不让自己的女儿发现,问题还是不大的。

林月如出来后自然没有去找自己的朋友,而是朝着一家茶馆走去,随后要了一个包间便进去了。而这一幕林天南看的清清楚楚,他现在可以确定了,自己的女儿确实有什么秘密,对他撒谎说是出来找朋友,结果却不是,这本来很稀松平常,但是走进那家茶馆就不对了,因为这家茶馆是一个秘密的组织,是贩卖情报的,或者雇佣他们去打探任何的消息。

林月如来这里确实是为了来买消息的,或者说是来雇人打探她需要的消息的,这里以前她来过几次,对这里的流程很熟悉。

进入到包间之后,不久便有小二送上来一壶茶,一盘点心,林月如直接开口道:“叫二十八号过来一下。”

这是这里的暗号,毕竟打探消息有时候需要谨慎,来这里打探消息的大多是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因此茶馆首先就得保证相对的隐秘,最起码一般人都只以为这里是茶馆。

小二出去后没多久,便有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而且一进来就直接笑着道:“林大小姐,这次来问什么消息?”

显然这个二十八号是认识林月如的,林月如则根本没有要热情对话的意思,直接冷冷问道:“我先买消息,最近你们这边的消息中有没有说扬州城要来什么样的大人物?”

钱如怀的气质也好,还是霸气的作风也好,以及骑乘的坐骑,穿着,身后跟着的手下,从各方面看都是一个大人物。

“能说的具体点吗?毕竟扬州城每日都会有一些算得上人物的来这里。”二十八号开口道。“他是一个年轻人,长的不算特别英俊,但是气质很高贵,性格霸道无双,好像天下的人和事都不放在眼里,身边跟着四个人,三男一女,女的很漂亮,另外三个男的都彪悍无比,武功绝对不低,让人有一种面对野兽一样的感觉。”

林月如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而这却让二十八号比较意外,作为消息的售卖团伙,对于扬州城的一些人自然是随时都关注的,林月如便是其中一个,可是在他的印象中,林大小姐好像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这般关注过,甚至很多人一度觉得林大小姐对男人不感兴趣。

可是今日对于这个男人的评价却显然有些高了,当然这只是他私人的一点小心思,所以很快就在脑海里找寻林月如需要的消息,不过很快他便开口道:“我这边暂时没有跟您说的相配的消息。”

林月如点点头,便又道:“那么我雇佣你们去打探消息,就是找我刚才说的那几个人,对了,还有一个消息我刚才忘记说了,他们几个骑乘的坐骑都不是凡品,好像是传说中的天马。”天马虽然在修炼界只能算是一般的坐骑,但是在凡人的世界里,那绝对是圣物,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坐骑,那样的坐骑,凡人们是根本无法驯服的,哪怕是凡人巅峰境界,利用智商能够擒获一只不强壮的天马,最终的结果也是天马绝食而死也不会被驯服,那天马只会屈服于强者。

所以林飞他们拥有天马,那寻找起来就好寻找的多。果然听到这个,那个二十八号却是开口道:“说起这个我们今天早上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或者说也不能算消息,而是现在扬州城比较让人关注的事情,那就是九鼎客栈又死人了,这是时隔两年时间后,九鼎客栈再一次有纨绔被杀。”

昨晚上随意的出手教训一个纨绔,打死后,这事情便悄然的散播开来,当然由于昨晚上掌柜的警告,此事只是传出这么多,具体是这么回事却没有人知道,但越是如此,自然越吸引人。

再加上九鼎客栈本身就流传着种种的传说,而时隔两年九鼎客栈再次出手,不吸引人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