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1 / 2)

千年女皇 一粒米饭 4268 字 2018-10-26

这场小小的骚动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只不过变成了众人口中津津乐道的八卦之一而已。女人们大多在讨论这场两男一女的三角恋最终谁会胜出,而男人们更加关心女王会不会真的和香槟公爵缔结婚姻,那样的话,恐怕对于整个帝国的未来都是一次巨大的洗牌。

作为被谈论的主角,陆楠若无其事的和诸位王公大臣们谈笑,反正没人敢不长眼睛的跳到她面前来质问刚才发生的一切。带着随从和猎狗去热身活动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回来,而且随行的乐队还有负责烤肉的厨师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原本安静幽雅的森林边上顿时变成了闹哄哄的野餐会加舞会。人们三三两两的坐在搭建好的凉棚下面饮酒作乐,而临时圈起来的舞池里,十来对男女正在乐队的伴奏下跳着欢快的舞蹈。不同于宫廷里那种庄重的团体舞,现在他们跳得热情奔放多了。姑娘小伙子们挽着手转着好像永无休止的圈,时不时发出阵阵欢笑。若不是他们的衣着打扮,看着和现代的少男少女们也没有多大区别。

期间也有不少男人向陆楠发出了跳舞的邀请,都被陆楠礼貌的拒绝——她可不会跳这里的舞蹈,而且还没有功夫去学。考虑到以后肯定还有类似的场合,陆楠看着那些纵情舞蹈的人群,决定回去之后要找拉比好好学学跳舞。

“陛下。”

许久不见的查理德里斯提着裙摆过来,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她穿着一件嫩黄色的长裙,头上和大多数年轻姑娘一样,戴着一个用花朵和藤蔓编织成的花环。大概是因为之前一直在和不同的人跳舞,她的脸红扑扑的,额角渗着薄薄的汗水。比起前不久那副没精打采满腹心事的样子,现在的她明显多了几分活力,也更有精神了。

“哦,是查理啊,好久不见,最近过得还好吗。”

陆楠都快把她给忘了,实在是因为这姑娘住进王宫后从来不主动往她跟前凑。像是因为终于摆脱了来自兄长的束缚,又或者是想尽情享受出嫁前的最后自由,她和不少王宫侍卫打得火热。陆楠懒得管她的私生活,只要她没有暗中干什么坏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而查理德里斯自己也知道忌讳,找的情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男人,所以陆楠倒不怕她来个“串联守卫半夜大开宫门放哥哥进宫大杀特杀”的故事。

查理德里斯挨着陆楠坐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非常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我过得很好,可以说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哦,那就好。怎么不去继续跳舞了?”

她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并没有其他人,便用很小的声音对陆楠说:“您今天不该出现在这里,我建议您最好是赶紧找个借口回王宫。”

陆楠微微挑起眉毛:“您是听到什么消息才这样建议的吗?”

“……我不知道,陛下。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不安稳。”查理德里斯隐晦的看了一眼她的兄长所在的方向,“也许我不该说这样的话,但是,您大概不知道我的哥哥私下是多么的痛恨您。我害怕……害怕他也许会伤害您。”

陆楠看着她,但是查理德里斯只是紧紧的抿着嘴唇,有些紧张的攥着裙子的花边,眼神四处游移却不敢和她对视。陆楠微微叹了口气:“好吧,我会考虑您的建议。谢谢。”

查理德里斯有些愧疚的站起来,对她匆匆行了个礼,就径自跑开了。陆楠顺着她离开的方向看着距离不远处的路德维希。他还是那副阴森森的老样子,在一片欢乐热闹的氛围里显得格格不入。随着太阳逐渐升高,气温也越来越热。大多数人都穿着轻薄的衣服,女人们更是把胳膊和胸脯都露出来不少。可是路德维希依旧包裹得严严实实,脖子都没有露出一点。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跳舞的人们,说不清到底是在走神还是在思索。

而在他对面的凉棚下,是卡洛曼和卡尔这两兄弟,卡洛曼正和富瓦伯爵激烈的辩论着什么,脸都涨红了,而卡尔还是怯怯的样子,羡慕的盯着跳舞的人看,非常渴望却又缺少搭讪的勇气。由于卡洛曼的妻子已经带着女儿们回了领地,所以现在他身边只有一个年幼的儿子。但是根据陆楠的观察,看来他没有把儿子带来。

其他人……图利安公爵夫人坐在一群小伙子里打情骂俏,笑得花枝乱颤,而弗兰德斯公爵则是和两个来自东法兰的伯爵聊得火热。陆楠不禁想到了那两位从没见过面的叔叔。对于帝国治下的另外两个王国,陆楠仅仅只是了解到一些书面上的知识。按照她所熟悉的现代地图划分,她治下的洛林包含了整个德国的领土,法国的一部分,还有一小块波兰和一小块捷克。而东西法兰说白了就是把剩下的法国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国家。东法兰比西法兰稍微大一些,还占据了一部分意大利的领土。这里要感谢她的大学室友,要不是她那张挂在寝室的欧洲行政地图,陆楠只怕也分不清什么德国法国的具体地界划分。

陆楠现在大致也能从这个世界贵族们的名字里推断出他们的出身来历。比如名字里带冯的,基本都是日耳曼人的后裔,而带着德的,大多数都是高卢人,其余带着范的,则大半都是外国人,因为被查理大帝征服,才成为了帝国的臣民。虽然不一定准确,但也八/九不离十。像洛林因为拥有几乎整个德国的领土,所以陆楠宫廷里的大多数贵族名字里都带着冯,长相也非常的日耳曼人。少数带着德的,都有高卢人的血统。根据趋势来判断,貌似如今大家都觉得高卢血统更加高贵一些,可能因为建立帝国的查理就是高卢人的关系。陆楠的身体就不算纯血,因为她混了一半外来血统。不过因为她的出身按照父系划分所以还行。但如果接下来她还要和一个非高卢血统的男人结婚,那么生下的孩子基本就算外国人了,对于继承皇位非常不利。

这次狩猎虽然她对东西法兰都发出了邀请,但是两位国王都没有来,也没有派人代表一下的意思。倒是来了几位治下的封臣。其中地位最高的是一位西法兰的公爵。拥有四块封地的他也算是西法兰的一大权臣了。陆楠和他在不久前的一次宴会上见过,短暂的客套了几句。就外表而言,这位公爵三十出头,瘦弱且文雅,看着和安茹公爵是一类人。只不过他对陆楠表现得很冷淡,陆楠也就没有凑上去倒贴。

根据她得到的消息,西法兰目前宫廷之中一片混乱,她的叔叔西法兰国王新生了一个小儿子,非常宠爱,想要让他成为继承人,原本就对前妻生的大儿子相当不待见,现在更是想方设法的要他的命。但是大儿子不甘坐以待毙,带着忠于他的臣子们正在和父亲对掐。具体掐到什么情况陆楠不得而知。但是这位西法兰的诺曼底公爵爱德华.范.萨利安,想必也不会是心血来潮才参加狩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