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李萱的说和(1 / 2)

多少英雄好汉拼搏到最后,却载倒在一个色字上。

自古多情空余恨,韩启山不想秦朗为了一个情字,消磨了意志,成为碌碌无为的一个人。

秦朗是刀,是剑,是一簇燃烧的火把,他应该在男人的战场绽放异彩。

不该为了儿女情长,将注意力放到后院的家庭琐事。

秦朗明白韩启山的想法。

他说:“无情未必真豪杰,多情未必不丈夫,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住,何谈保家卫国!”

“外公当初,不也是为了外婆,烧了敌人的炮楼吗?”

“……”提什么当年。

韩启山耳根一红,下意识瞥了两个女儿一眼。

见对方还在哭哭啼啼,心里不免有些烦躁。

他的妻子,响当当一个铁娘子,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顾大局的小女儿。

韩启山有些恍惚。

或者因为妻子去的早,他疏与孩子的管教吧。

罢了,好好培养这个外孙就是。

韩启山心念一转,挥手:“沈东升确实是个蛀虫,你也算为国家做点事,以后注意别失了分寸。”

他本就没打算惩罚秦朗,趁着这个机会,将人轻轻放过去了。

秦朗顿了顿,默默上楼。

韩玉华白来一趟,没让秦朗吃点苦头,心里堵的慌,还想说两句对方坏话。

韩启山脸一黑:“沈家的事情不要再提,你这么护着一个贪官污吏,是不是姚培谦也不干净?”

“没有,是我跟杨红好,哪里知道他们家具体的事情。”韩玉华吓的连连否认。

韩启山“嗯”一声,又说:“玉华,做人当守本分,不该自己拿的,不要伸手。伸手必被抓,不要存侥幸心理!”

“爸,培谦不是那种人,他是个脚踏实地的好官!”韩玉华辩解。

韩启山说:“我管不了你和你的真爱。爸老了,只求你一件事,你若是真不喜欢秦家的种,就当陌生人算了,不闻不问,让我清净些。”

韩玉华:“……”

她踩秦朗,不只是秦朗的出生不受她喜欢,还因为韩启山的资源。

姚培谦受出身限制,做到市长已经是极限。

若是有韩启山支持,再上一层也是有可能的。

姚培谦好了,就等于她也好。

可恨韩老爷子,想不通这个道理,眼睛里只有秦岭和秦朗。

韩玉华嫉恨,就更不待见秦朗,更不希望秦朗出息。

韩玉珍看韩玉华不服气,咬牙切齿的,拍了她一下:“妹妹,你别糊涂!”

“姚培谦前妻抛了个儿子,你为他做再多,也是给他人织衣裳。”

“秦朗才是你亲儿子,跟咱们老韩家沾着亲,他出息了,是你将来的依仗!”

“还有,我怎么听说,姚培谦那个儿子不搭理你,你倒赶着讨人家的好?”

什么时候韩家的姑娘,要低声下气讨外人的好了?

韩玉华脸上一红:“姐,你听谁胡说八道呢?”

“再说了,子达一个中学生,心思简简单单,怎么会不搭理我?”

“你别听别人瞎嚼舌头,我和培谦的感情。”

韩玉珍打量对方:“你这么一说,我更信了。子达子达喊的亲,说起他来眼睛都发亮。”

“再看看你刚才怎么对秦朗的,好像秦朗不是你亲生的,子达才是你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