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魄散(1 / 2)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潇暮雨显得有些急切,小金还从未消失过这么长的时间。

“蛇界。”蜷缩着细细的身子,小金看上去疲累万分,懒洋洋的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哦。”还以为小金突然性情大变了呢。

许久之后……

“是不是想我了?”小金半眯着眼,似是不经意的随口一问。

“没有。”潇暮雨急忙否认,其实她也说不清心里的感觉,朦朦胧胧的,好像要看到小金的身影整个人才会踏实。

唉……“没有就好,起码不知道痛是何滋味。”小金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就再也没有开口。

……

“娘娘!娘娘!”漪澜殿内,众鬼仆乱成一团,她们的主子昨日还好好的,可今日就……

“快去禀告殿下,请他速来漪澜殿一趟!”韩安然的贴身鬼仆之初冷静的发号施令,自己跟着娘娘已经一百多年了,久到娘娘开始成为契约者的时候就被冥王调过来伺候她了。

很快,洛衾焓沉着脸大步而至,浑身散发的戾气让一众鬼差退避三舍。

“怎么回事!”

望着床榻上双眸紧闭的人儿,洛衾焓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回殿下,侧妃娘娘昨夜一早便安寝了,说是身体异常乏累,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之初是个容貌清丽的女鬼,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左右的年龄,但实际上她来阴界的时间早已超过百年不止。

“然儿……”洛衾焓一挥手,示意所有人全部退下,眸子里的伤色显而易见,难道他关心的不够吗?还是说从一开始她就不愿待在他身边……

……

韩安然是吃了断魂草的,断魂草是冥界专有的一种毒草,其毒性刚劲猛烈,能至魂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一路触摸到冰凉的掌心,突然发现她手里似乎攥着什么东西,将其掏出才知晓是一封褶皱的信笺……

焓: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唤你,岁月荏苒我已经伴了你百年的时光,这对于身为凡人的我来说简直不敢想象。就像早已注定好的,老天让我沿着这条路慢慢遇到了你,最终也爱上了你。是的,我就是如此直白,因为不想在心里留下永久的遗憾,可是衾焓……我累了,突然觉得很累,不愿没日没夜活在苦苦的等待当中,更不愿见你一面就像等了几个轮回那么长久,现在我终是释怀了,那么你呢……

“然儿!”狠狠将信笺碾作一团,洛衾焓泪眼松动“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本王定要找你当面问个明白!”

身影一闪,刹那间消失在了原地,在他还没有说放手之前,她不能就此退出!

忘川河畔,包括奈何桥这一带是冥界阴气最重的地方,往生的魂魄大都途经此处进入轮回,韩安然也不例外,只是她吃了断魂草的缘故,故而魂魄一离体基本上就魂飞魄散了,连轮回也不愿意,可见她已彻彻底底的心如死灰。

洛衾焓突然闪现,这可把潇暮雨等人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抱着清浅就往屋里钻。

“他要干什么?”罗佳透过缝隙向外张望着,今日的冥王可与那日大相径庭,看起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谁知道呢!”潇暮雨不停安抚着清浅,话说小妮子现在越来越沉了,肥嘟嘟的一身肉。

冥王亲自驾临奈何桥,使得来来往往的鬼魂瞬间了无踪迹,连孟婆都静静地退居一旁不敢僭越。

须臾,洛衾焓张开双臂,掌间渐渐凝聚出一道光束,带着深不可测的神秘力量迅速搜集着虚空中的幻影颗粒,也就是韩安然魂飞魄散后遗留下的碎沫残骸,普通肉眼或者十分厉害的鬼眼都无法直接触及,恐怕就只有万鬼之王的冥王才能施展出如此通天的本领了吧。

霎时,一阵风刮来,将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影像又彻底打乱,耗尽数倍功力险些让洛衾焓支撑不住。

“本王不会放弃的!”冒着极度危险,光感达到顶峰较之前愈发刺眼,把他整个人都包了进去。

只见流窜的颗粒再度聚集,在上空逐渐幻化出一道模糊的人影,然后越来越清晰……

“安然?”就算只有大概轮廓,潇暮雨也看得出是韩安然无疑,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要离开本王!”等到魂魄彻底成形,洛衾焓才将功力收回,质问也随之而来。

“因为不想爱了。”韩安然的容貌看上去仍和先前无异,只不过状态却如影像般沉浮不定,犹似漂在水里晃晃悠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