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心痛(1 / 2)

“韩安然!本王都跟你道歉了还想怎么样!”一想到不久之后的离开,洛衾焓心里就开始烦躁。

“我说错了吗?契约马上就到期了,我回我的人界,你管你的冥界,从此我们各安天涯!”她的心好痛,痛到无法呼吸,就像《星语心愿》这首歌里唱到的,再也找不到他留下的痕迹……

“好!既然你这么想,本王就依你所愿!”洛衾焓黑着脸摔门离去,他爱的是訫儿,只要訫儿陪在他身边就够了,其她女人对他来说都可有可无。

衾焓……我该怎么办?韩安然抱着双膝坐在床榻的角落里默默哭泣,很快他身边就会有一个新的契约者来接替她的位置。

……

“你还好吧!”

暮雨最近性情变了许多,不再爱说话,更多的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着。

“我没事,谢谢你安然。”她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好好谢谢安然,是她将自己带离蛇界,脱离凤潋夜身边,如今又肯帮忙让她回一次人界,那么回去人界以后呢?要做点什么?对,报仇,她要报仇!

“干嘛突然这么客气,怪生分的。”若自己早一点遇见暮雨的话,或许就可以早一点帮到她,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还是想好好的谢谢你。”两人的手叠加在一起,使得心与心的距离更加贴近。

辗转又过了几日,在这期间潇暮雨每天都吸食着沙华凝露,这样一来她就有足够的力量来对抗人界的磁场了。

“还有,这颗珠子你带在身上,紧要关头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用。”韩安然将一颗通体黑色的琉璃珠塞到潇暮雨的手掌心,眼里尽是满满的担忧和不舍。

“这哪来的?”暮雨有些不安,生怕安然再做出什么傻事来。

“放心大胆的用吧,别那么啰嗦,时间不多了。”拽着她走向通往人界的大门,今日可都是自己精心安排的,故意支走那些当班的鬼差,目的就是为了让暮雨顺利溜出去。

这就是她口中所说的办法,偷偷放暮雨回人界,即使后果不堪设想,但她依旧不后悔这么做。

“谢谢你安然。”两人深情互拥着,这一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快去吧,再耽搁就来不及了。”韩安然不断催促着。

“嗯,保重!”

“保重。”

……

景象陡然一变,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不已,久违了的人界,久违了的阳光,原来活着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

潇暮雨飘在人群中,可以穿透某些人的身体而过,还能轻易地感受到这些人心的善恶,以及隐藏的喜怒哀乐。

曾经熟悉的街角,熟悉的咖啡厅,一对对男女坐在窗前享受着温馨的下午时光,唯美而又浪漫……

穿过十字路口,就是自己生前的公寓,再不用担心钥匙会忘在家里了,因为对于一个鬼魂来说已经不需要了。

毫无阻碍的进入房间,窗帘是拉着的,不知道是不是冥界待的久了,现在很是厌恶那些黑乎乎的地方,会让她感到惊慌和害怕。

动手将每个窗帘都拉开,阳光顿时渗透进来,照在身上暖暖的,她想这一定归功于那颗珠子的缘故,不然才不会像活人一样随意的行走在阳光下。

当啷!像是门锁转动的声音,然后门被推开进来一抹人影。

哥!是她的哥哥潇暮枫!

“哥!”暮雨哭着迎上前去,却不幸从潇暮枫的身体里瞬间穿过。

看着近在咫尺的亲人,那种不能相认的痛楚令潇暮雨心碎绝望,“哥……我是小雨啊,我回来了……”

“死丫头!你跑到哪里去了!”潇暮枫望着照片墙不停数落着自己的妹妹“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潇暮枫却哭的像个孩子。从小到大,他们兄妹俩都是一路吵吵闹闹,打架打过来的,别看暮雨是个女孩子,可下手的力度绝对称得上快、准、狠,常常欺负的潇暮枫举手投降。

但别以为他真的打不过潇暮雨,说白了还是不忍心朝自己唯一的妹妹拳脚相向。再后来,两人渐渐长大了,又因为工作忙的原故常常聚少离多,所以良好的感情基础也在一寸一寸的光阴中慢慢加深起来。

“哥……”潇暮雨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没想到哥哥心里这么在乎她,还以为她死了他会很高兴呢……

“小雨,今天是你的生日,哥哥祝你生日快乐!”像变魔术一般,潇暮枫从一个偌大的口袋里提出一盒生日蛋糕,“这可是你最爱吃的蓝莓口味喔,大哥亲自帮你选的。”将蜡烛一根一根插上,又将其点燃,一首略带悲伤的生日歌回荡在整个房间里,最后听歌的人哭了,唱歌的人更是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