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表白(1 / 2)

“王妃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几杯酒水下肚,冥王已是醉意朦胧,该死的!她又跑去了哪里?

“奴婢不知,王妃只说梳洗梳洗就过来。”蛇婢弓着身子,吓得瑟瑟发抖,冥王是谁?妥妥的死神!让谁三更死绝对活不过五更,脾气暴躁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言也只有冥王妃能治得了他。

“滚!”

冥王有气发不出的样子实在有些好笑,明明一掌可以拍了这个蛇婢,却不得不顾及蛇王的面子,好歹今天是人家的大喜之日,该有的素养还是要有的。

也好在韩安然及时回来了,冥王紧攥的拳头这才有了松懈之象……

“还知道回来!”紧接着又是一杯火辣辣的闷酒饮之而尽,浓烈的酒味伴着怒火一并冲向他的契约者。

冥王不高兴,韩安然是知道的,他不待见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打冥王寻到她开始,就成了他口中最笨的契约者,她承认自己不聪明,手腕不高明,但那又如何,她就是韩安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韩安然!

原本今日她也不该来的,只是冥王妃怀孕了多有不便,才又临时改的主意,说到底是她自己要来的吗?

韩安然的无声抵抗加剧了冥王心里的怒火,她就是有着让他生气的本事!

“本王在跟你说话,你聋了吗?”她要不是他的契约者,他早一掌劈了她。

许是心里郁闷极了,也委屈极了,韩安然丢下冥王头也不回的径自离去,还有三个月,再有三个月就满五年了,五年期限一到她就可以回家了,回到人界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必看谁的脸色,也不必费心的讨好谁,只安心做自己就好……

“韩安然!你该知道本王的耐性!”

身后,传来冥王暴怒的声音,他竟然追着她出来,是要找她算账吗?还是又来羞辱她?这些年她没少听到他的冷嘲热讽,蠢女人、傻女人、最笨的契约者……有太多太多的头衔,总之她在他眼里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然而可笑的是,她喜欢他,没有一丝保留的喜欢他,纵然她只是他众多契约者里的一个,但她还是用尽全力守在他身边。可是,她现在觉得累了,在时间的沉淀里再也找不回当初的自己。

“你杀了我吧!”与其这样痛苦的纠结,还不如一死来个痛快。

“别以为本王不敢!”冥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力道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加深“本王真是瞎了眼,早知道你是这样的货色,本王就是逆天改命也要换了契约者!”

“现在……还……不算晚……”韩安然没有一丝挣扎,也没有动手去阻止,既然她的死能解他心头之恨,那么就来吧,让她的死重新打开契约之门,也让他重新挑选一个中意的契约者。

冥王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惊慌,这次她竟然没有反抗,平日她不是最爱跟他顶嘴的吗?

韩安然干净的双眸里倒映着冥王略显挣扎的脸庞,这一刻她是开心的,嘴角荡漾着微笑,这笑极美,就像风中摇曳的花朵,尽情绽放着最美的一刻……

“求本王!本王就放过你!”她的笑看在他眼里锥心刺骨,他不允许,不允许她笑出诀别的滋味!

“……衾焓……衾……焓……”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韩安然心疼的舍不得,可是怎么办?他不要她……

“本王再说一遍!求我!”冥王不知何时红了眼眶,心在这一刻疼的无以复加,为何要如此倔强,为何要如此顽抗,只要她开口,他一定会放了她。

“……再……见……了……”直到此刻,韩安然嘴角仍挂着笑意,而眼角亦沾有有泪意,那是解脱的笑,不舍的泪,她总是这么自我矛盾……

“韩安然!”眼看即将向后倒去的人儿却被冥王一把拽进怀中,他挺拔的身躯支撑着她瘫软的身子,瞬间泪流满面……

“本王不会让你死的!”

……

是夜,灯火通明,有人欢喜有人忧……

“醒了?要不要喝水?”

韩安然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看见一张沧桑的脸,不过难得的极尽温柔……

还是说这是梦,只有在梦里他才会对她露出疼惜的表情……

“本王问你要不要喝水!”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调使得韩安然快速清醒,再看已是一双怒意深沉的眸子不断喷着火花。

自己还是没死吗?翻了个身面向里侧,怎么就忘了,他可是冥王啊,冥王衾焓,幽冥两界最大的王,让谁生,谁便生,让谁死,谁就死,现在她连死的权力也没有了吗?

懊恼之际,只觉得一股冷风入榻,腰间多了一双宽厚的手掌,捂在腹部暖暖的……

“别妄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就是彼此折磨,本王也要把你绑在身边。”娇躯在怀,是从未有过的心安,这种感觉是连訫儿都不曾给他的。

韩安然的后背结结实实的贴着衾焓的胸膛,以往他的怀抱从未对她敞开过,今日是第一次,觉得对不起她?还是在可怜她?

心里越想越气闷,别扭的连抓带挠企图掰开他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