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命运弄人(1 / 2)

神厨狂后 楚鲤 2634 字 4个月前

.,

司空圣杰所说的“她”,便是自己的生身母亲雪妃。

当日老南燕王弥留之际,将司空圣杰叫床前,把他的身世一一说了出来,司空圣杰惊骇之下,更多是却是寒心。

折磨他这许多年的毒,竟是拜这位母亲所赐,且雪妃明知自己是她的亲生孩子,又知道自己跟轩辕等人交好,却还一再地为难他们,几次三番想要取他们的性命。

此皆种种,实不配称母亲。

“我们几个啊,当真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轩辕彻说着,看向正在忙着戴金钗的凤浅。

命运为何如此弄人,让他和自己师弟的母亲隔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又和浅浅的父亲,誓不两立。

他也曾想过,自己只寻那有仇之人便是,其他一干人等,绝不牵连。

可转念一想,如若自己当真有一天,亲手杀死了鬼君,替自己的母亲报了仇,那到时候浅浅该是何等痛苦。

浅浅待他,还能如从前那般毫无嫌隙吗?

还有自己的师弟,他虽痛恨雪妃,可若这位罪大恶极的母亲当真到了殒命的那天,他又岂会不管不顾?

从前不想去思虑这些问题,是自己在逃避,总以为不去想,就不必面对,可如今他们齐聚帝都,仇人、恩人、爱人,全都在此,实在让自己避无可避。

“阿彻!”

凤浅的声音打断轩辕彻,她缓缓走到轩辕彻面前,轻轻转了个圈,问:“晚上的大宴就穿这身去,你觉得好看吗?”

轩辕彻笑道:“好看,我家浅浅穿什么都好看。”

“就是这个肚子有些大了,要是能往里收一点,瞧上去便会更好看了。”

司空圣杰笑道:“小凤儿,如今孩子可是能听到母亲的话了,你且当心人家记仇。”

凤浅倒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指着肚子问:“记仇?你还敢记仇?你娘怀你这么辛苦,吃不好睡不好的,连穿衣服都不好看了,还不都是因为你。”

轩辕彻道:“好了好了,你怎么隔着肚子就开始教训起孩子来了,这以后若是生出来,只怕少不得被你骂了。”

戌时三刻,长街已经被宫人清净,两排道路上,点起明亮辉煌的宫灯,只听得太监拍掌的声音越来越近,一直到了苕兰别苑门前,方才听得太监喊道:“恭请大燕女王起驾!”

凤浅在清荷姑姑的搀扶下,缓缓从苑中出来,上得銮轿。

“起!”

宫车过于长街,有如雷霆乍惊,司空圣杰正犹豫间,轩辕彻已把他往外轻轻推,道:“走吧,若有什么事,师兄在此。”

司空圣杰望了轩辕彻一眼,这个本该和自己有个深仇大恨的家伙,还是成功抢走小凤儿的家伙,不知为何,自己竟对这样一个人,信任至极。

“罢了,你我何时这般要好过了?”

轩辕彻假意思索一番,回道:“大约在枯鬼渊深谈后,师弟似乎对我,就不再心有芥蒂了。”

“师兄,无论出什么事,师弟也在此。”

“好。”

且说队伍来至苍缈峰后,便要下身来步行至乾擎殿,凤浅因着身孕不便,内宫特意安排了一乘小轿,供她代步。

有些个嘴碎的小宫女见到大燕女王有如此殊荣,本想起心嚼两句舌根,可向来听闻这大燕女王雷厉风行,若有冒犯者,别说是下人奴婢,便是主子贵妃,她也断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