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1 / 2)

潇皇后 陌子萱 5227 字 2018-07-11

雨下了一宿,山中的树木和花草经过一夜的洗涤,越发的苍翠和娇艳!推开云窗,深吸一口气只觉得神清气爽

怕她在山中待的烦闷,康王白日里会带着文汐同司空他们品茶下棋,傍晚就出去猎取野味!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流逝!待到反应过来之际,他们已在山中待了将近半月有余!那段时光,轻松惬意,无忧无虑,爱人在身边,朋友就在眼前!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满足的事情吗?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康王临时被急召回京,明早便要启程,文汐简单收拾一下行装!他们出门也没带多少行头,不一会便拾掇好了!

“司空兄,我们真的不能再多留几日吗?”公孙煜依依不舍道!难得出来玩一次,这么快就要回京,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阿煜,这可是圣旨!”

司空泽见公孙煜满脸失落的神情,终究不忍!

“今年冬至,我带你江南赏雪可好?”

公孙煜灰暗的眸子逐渐变得明亮起来,嘴角不由得咧到耳根!

“一言为定!”

夜晚来临,月光皎皎!司空泽设宴于林院中,并取出珍藏多年的美酒,侍从们则准备上好的佳肴,他们几个准备把酒言欢,度过这山中最后一晚!文汐获得康王允准,也可小酌几杯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司空泽能有你们几位知己好友,此生足矣!”

文汐见司空泽似乎有些醉了,暗笑原来司空的酒量也不过如此

康王就更不用说了,感觉他喝的不是酒,而是水!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一转眼,我们已相识十余年”康王慢慢品着杯中酒,不由的感叹道!

“不过,你们几个是如何相识的呢?”文汐有些好奇道!

“我与阿泽自幼师承一人,久之,便相熟了!至于阿煜……”康王微微一笑,似是忆起什么有趣的事情!

“王妃,你别看阿煜现如今被称为京都第一恶少,其实他幼时因为长得瘦小,五官又太过秀气,总是被误认为女孩子,时常被同龄人欺负!”

“司空泽,你说完了没有!”公孙煜又羞又恼,拿起手边果子便变司空泽砸去,却被司空轻易避开

两个人打闹在一起,康王习以为常般,自顾自饮起酒来!文汐望着天上的皎月,和月色下的人,她多想将这一幕用相机拍下来!珍藏永久

“咻”利箭划破夜空之声!

“小心,”司空泽一把将公孙煜推开,一支冷箭不偏不倚射中他们打闹地方!周围气压瞬间低了下来!

文汐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见司空泽公孙煜康王全都警惕望着院外,那里是一片槐树林!槐树的枝影随夜风舞动,此时看去却似鬼魅一般

“咻咻咻”无数支利箭朝他们射来!司空一脚踢开眼前的桌子,挡住了突袭的利箭!

“快跑!”

此时文汐才明白,他们遭遇突袭,来不及多想,一行人连忙向内堂跑去

他们步步紧逼,眼看着就要追上,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司空泽吹了一声口哨,文汐见平日里那些花匠、厨子、马夫,竟手持利剑与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刚才慌乱之际,慌不择路,竟然与司空泽他们失散了,眼看黑衣人越来越近,怎么办,怎么办,今天她不会死在这里吧!文汐见一旁的康王表情淡淡,岿然不动

“王爷可是有了良策?”

康王漠然地摇了摇头,

“那王爷为何不跑?”难不成康王有绝世武艺,不把这一群杀手放在眼里

“腿软了,”

“什么?”

文汐这才注意到康王异常苍白的脸和瑟瑟发抖的腿!不由得差点晕厥过去,什么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原来是吓懵了,这位爷贵为皇子,养尊处优,恐怕从没见过此等阵仗

不容多想,文汐只得拉着康王,抖抖索索往前跑!黑衣人没费多少功夫,便追上了他们!文汐见他双目满含杀意

“王爷,小心!”文汐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却条件反射般挡在了康王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