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见面(1 / 2)

金枝胆战心惊地跟着秦安进了国公府,也不敢四处张望,低着头一直到进了一处庭院,秦安才停了下来

“来了?”沈维此时正端坐在院中央的石桌旁看书,见了二人索性将书放了下来

他的声音清润温和,没有了曾经的气虚,听着更悦耳了,也更能让人产生好感,但金枝却生生从中听出了某种气势,令人生畏

金枝力求镇定地向他行了礼

沈维看她紧张得全身都绷紧了,不由笑了笑:“你不必紧张,这次邀你前来并不是为了什么事

金枝稍微松了口气

“只是……”

瞬间又绷紧了神经

“真的不用紧张

那是因为她上次并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真实身份,要是知道,吓都吓死了好吗?金枝只要想到曾经的自己竟然作出了如此无知无畏的举动,简直都要忍不住为自己喝彩了

沈维没想到金枝是这样一个性子,见自己实在无法让她放松,也只能作罢

“你也坐吧

金枝端端正正地坐了

“其实不是我要找你

金枝怀疑沈世子说话有大喘气的习惯,不然怎么会每次都说话只说一半,吊着人的心都跟着开始颤了

“你不好奇是谁要找你吗?”沈维见她没有追问自己,便自己问了

金枝还有些没缓过神来:“啊?”

这简直没法交流,沈维放弃了,对一旁的秦安吩咐道:“去我娘那儿把九皇子找过来,就跟他说,他想见的人来了

秦安领命而去

院子里只剩下金枝与沈维,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有交流障碍症,对着个人竟然找不到任何话说

最终还是沈维开口了:“表弟应该很快就过来了

金枝认真严肃地点了点头,院子里的气氛再一次凝固,好在没一会儿,李瑾铭便来了

金枝如同见到了救星,眼睛都亮了,整个人的气场一瞬间轻快了不少

沈维看得直摇头,心想下次决不能因为拗不过李瑾铭的痴缠,便轻易答应做两人的中间人,替他打掩护接金枝,这对他与金枝都是一场折磨

反正他做这一切不过是掩耳盗铃,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只是没有点破罢了

这金枝也是奇怪,畏惧他却不怕他的表弟,明明李瑾铭身份更尊贵,也不知她怎么想的

沈维低下头继续看起了书

金枝见他不看自己,心里轻松了一点儿,却仍不肯松懈下来,背依旧挺得笔直,耳朵伸得老长,听李瑾铭那边的动静,不知什么时候,小少爷原本还快速的步伐竟慢了下来

金枝抬头看他,一段时间没见,小少爷似乎长高了,但依旧别扭,明明就很想快点儿过来,却因着面子偏要装得不紧不慢,脸上的表情都快兜不住了

金枝看得都为他急,于是露出笑容招呼他:“少爷,万安!少爷,好久不见!”

李瑾铭听到了,心里很高兴,就知道她想念自己了,竟然没羞没躁的拐着弯子说想要见他

因为顾忌金枝想要即刻见到他的心思,李瑾铭终于不再浪费时间,快速走到了她身边

站定后,他便开始打量起金枝来,因为金枝此时正坐着,他能看到她的头顶,金枝的头发变黑了,也多了,再也不是曾经那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她的皮肤变得白皙红润,五官正在缓缓长开,是他心目中美好的模样

李瑾铭越看越满意,金枝怎么就那么会长呢?明明上次已经觉得是最好看的了,她怎么就能在一段时间后变得更好看?

“少爷?”金枝见他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不由露出疑惑的表情,而后想到自己一直这么坐着不好,忙站了起来,又给他见了礼

“你这人怎么那么多礼?”李瑾铭将她拉了起来,“以后见着我不用行礼了

“这不行

“怎么不行?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还在乎那些礼节?”

金枝想了想,确实如此,觉得为难极了:“要不少爷您收回成命?”

“你到底怎么了?”李瑾铭觉得她今天显得相当诡异

“少爷你还记得你为我向皇上求的赏赐吗?”金枝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金家被皇上封了仁义之家后,我就觉得我身上仿佛多了某种沉重的包袱,一举一动都要三思后行,若是出错,便是玷污了圣上的封赏

“你这是在埋怨我多次一举吗?”李瑾铭睨着眼看她,打量的眼光传递出一种“若你敢答是,我变即刻灭了你”的凶狠

金枝看着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跟少爷你说笑呢!金枝可要谢谢你,因为有你为我求的赏,大家都知道我们一家是在皇上跟前挂了名儿的人,那些想占我们金家便宜的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们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