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道歉(1 / 2)

“你说,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到这么一个普通丫头身上了呢?”吴氏绞着手绢问身边的周嬷嬷

这话周嬷嬷也不知该怎么答,但她伺候吴氏惯了,知道她此时最需要的不是答案,便转而提起了纪香:“要我说,咱们纪香小姐也是个有运道的,这才回府不久,就连一向不理会后院事务的老太竟也上心了,还特意嘱咐大夫人不可怠慢了她

提到纪香,吴氏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只是终究有些意难平,入了纪老太爷的眼怎么比得上入了圣上的眼

“香儿的确是个好的

她与纪香到底是母女,相处这些日子,母女天性使然,让她对纪香也渐渐上了心

想到纪香,便不由自主想到了王氏,吴氏头都痛了

通过这些日子,吴氏是看明白了,王氏是真心实意愿意回纪府继续当奴才的,对他们也的确忠心耿耿,但可惜,脑子不好使

只这一点,吴氏便不想用她,更不用说让她继续跟在纪香身边了

吴氏想到纪香初入纪府,对身边的人都不熟悉,要留下王氏这个熟人也情有可原,便未强迫,但总觉得膈应,对周嬷嬷吩咐道:“赶明儿再给五小姐调两个人手过去,让她和其他人多处处,等熟悉了,便把王氏调走吧

“是

主仆间一时未再言语,房间里安静极了

周嬷嬷对此习以为常,只站在一边,知道主子一定还有事想说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吴氏又开口了:“嬷嬷,你有没有觉得金枝这个小丫头运气有些太好了?”

周嬷嬷没说话,也不需要她的回应,很快吴氏又继续道:“香儿与她站在一起,任谁都会将目光落到香儿身上,你说九殿下怎么就偏偏看中了那么一个干瘦的小丫头?”

吴氏想不明白,更为自己的女儿不值,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啊,竟然这么白白让别人抢了去

更何况李瑾铭不是别的皇子,他是圣上最疼爱的幺儿,未来储君的亲弟弟,钦定的亲王殿下,他的后院,别说正妃了,无名无分的侍妾都多得是人家愿意将女儿送进去

这样一个人人撞破头颅也想争抢的机会,就这么被金枝遇到了

吴氏不得不嫉妒,若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机遇便罢,这明明都遇上了,最后却擦肩而过,才最让人惋惜

“你说这要是我们香儿该多好?”吴氏努力让自己显得淡然一点儿,“以我们香儿的身份,兴许连正妃也能争取一二

接下来的话有些尖酸刻薄,不适宜她这样的主人家说出口,吴氏不再说话,但她有个贴心的周嬷嬷,总是能猜出她的心思,说出她不能说的话:“是呢,这样的机会让金枝姑娘得到了着实有些可惜了,毕竟凭着她的出身,就算九殿下喜欢,怕也最多仅止于庶妃,连侧妃都不够资格

吴氏点点头,而后叹息一声:“罢了,终究他们金家对我香儿有恩,平日里我理应多多照料,将来她出嫁,我们也该当尽一份力

两主仆的这番谈话,除她二人,并无人知晓

金枝还不知道有人惦记起了她的亲事,此时她异常的忙碌,不是为着面摊的活计,而是因为邻里们对金家熟悉了以后,得知宋清幽竟然还未定亲,一个二个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想要为她说亲

为了阻止这群热情的婶婶与阿婆,金枝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依旧没能让所有人退却

她对门的周大婶就非常执着,因为离得近对金家最为熟悉,得知宋清幽的经历后更是怜惜,铁了心要把宋清幽娶回家做儿媳,金枝怎么劝都没用

周婶子太厉害了,金枝实在疲于应对,这不,明明忙碌了一天已经可以收工了,却磨磨蹭蹭地不想回家

奈何自家哥哥太给力,即便金枝各种找理由浪费时间,不一会儿他们的东西就收拾完了

金石因为纪香的离去变得沉默了不少,金枝看着心疼却没有办法,只期待他什么时候能想通了,自己走出来

偏偏这时候,左邻右舍里又有人来为宋清幽说媒,金枝想到自己昔日的馊主意,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耳光

为了让兄长不再迷恋纪香,她曾让宋清幽假扮金石的未婚妻,以期能用责任与愧疚唤回金石

哪曾想结局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因着李瑾铭的介入,纪香的事那么容易便解决了,这让金枝那一次昏聩的冲动彻底变得多余,并且还为金石带来了更多的伤害

金枝追悔莫及,那时候的她是真没想到他们能那么容易脱离纪香,不用再去纪府当奴婢,为了金石的性命着想,才剑走偏锋,没想到人果真不能怕麻烦走捷径,金枝这便受到了惩罚

宋清幽在金家相处这段时日,对金石不过是兄长的情谊,金枝答应了对方不会强迫她,自然说话算数

只是上门来说媒的人来得太突然,她还未想好怎么向金石摊牌,一时之间进退维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