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离开(1 / 2)

良久,吴氏才收回了打量金枝的目光,对一旁堪堪止住泪水的王氏道:“翠梅,你生了个好女儿

哪知王氏却不领情,恨恨道:“夫人你可别被这小妮子的外表唬住了,她哪里当得起你的好

吴氏还是第一次听到有母亲这么形容自己的孩子,竟然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接话,而且王氏说话时的表情实在太过于真情实感,她就算想自欺欺人的认为她是在自谦也做不到啊

最后,还是金枝厚着脸皮站出来为自己挽尊:“王妈妈这是在说笑呢,夫人您别放在心上

王氏立马瞪向她,金枝不理,仍继续说道:“夫人此番前来,可是来接纪小姐的?”

吴氏冲她笑了笑,默契地也略过了王氏,与她交谈起来:“金枝姑娘高义,你对香儿的恩情,我们纪家阖府上下必将铭记于心

说毕,她向身边的周嬷嬷使了个眼色

周嬷嬷会意走出了客厅,没一会儿功夫,便带了两个下人又走了回来,那两人手中都端着用红布掩盖严实的托盘

吴氏示意两人将东西递与金枝,接着道:“小小谢礼不足挂齿,还希望金枝姑娘你能收下我们这份心意

金枝虽然在吴氏给周嬷嬷递眼色时便有了预感,这时仍有些回不过神来,向来官威冗重的纪府什么时候这般和气可亲了,竟然会给她一个小小平民送礼?

但纪府的礼可是那么好收的?

金枝只感觉这是块烫手山芋,内心深处,她不想与纪府沾上半点儿关系,只希望他们把纪香与王氏速速带走,从此相见不相识

而且她觉得很奇怪,他们金家固然对纪香有恩,但吴氏谢谁都说得过去,却惟独不该谢她

她为纪香做了什么?被王氏逼迫所以不得不洗的纪香的衣服与烧的饭菜吗?

金枝自家人知自家事,如果吴氏谢的是金父与金石,那她还能心安理得,毕竟两人为了娇养纪香付出了大量的劳力与钱财,完全当得起这感激

但吴氏言语中丝毫未提及别人,仿佛她金枝才是纪香唯一的恩人,简直匪夷所思

金枝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尤其这与她记忆截然不同的场景,让她有些懵

她脑海中关于未来的记忆不是这样的,纪府对纪香这个女儿根本不在意,更别提纪三夫人还带着纪莲亲自上金家迎接了

吴氏对金家人冷淡的目光仿佛还历历在目,除了忠心耿耿的王氏因她把纪香护得好得了一声赞,更是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施舍半分,与此情此景哪里有半分相似

金枝想不明白,是她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她这些时日做的事改变了她原本的命途,让纪家人不得不对她改观?

而后,金枝想到了那次献药,想到了李瑾铭,她此生最大的变数便是认识了这样一个人

其实金枝已经隐隐对这位小少爷的身份有了某个大胆的猜测,却一直不敢相信,幸运之神真的会那么眷顾她吗?

不过是为了改变父亲被酒楼辞退的命运,而匆忙前往挽救的一次小小行动,她便遇到了这般身份的人物,并且还因此入了他的眼,从此对她、对他们金家多有照拂

金枝自忖并没有为此付出什么,实在当不得少爷对她这般上心,如今吴氏或者说纪府,摆明了是想通过她讨好李瑾铭,金枝怎么敢自作主张,因此这礼她是真的不敢收

金枝打定主意不收礼,于是,接下来不论吴氏,或者吴氏身边的人说了多少软和好听的话,她都不为所动

屋里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谁也不说话,吴氏原本还想让王氏帮着说服金枝,却不想王氏不待见金枝,不仅未听,还说了许多令金枝难堪的话

“翠梅!”吴氏不得不阻止她,想到自己此行前来是为拉拢金枝,现在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吴氏非常不满意

她看向王氏,这个曾经那么贴心,只要她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她想法的人,如今为何变得这般驽钝?是十几年的分离让主仆二人不再熟悉对方?亦或是王氏有了别的想法?

吴氏捏不准王氏的心里,她原本还想着将她带回府几日,等从她口中了解了青叶镇事情的前因后果,掌握了所有信息后,再将王氏放回家,这比现在直接将卖身契还予她更能获得金家人的感恩

可是,王氏先前的行为打破了她拉拢金枝的计划

吴氏无计可施,只能咬牙狠心从衣袖中掏出了王氏的卖身契

虽然现在给不能达到预想的效果,但她也没什么损失,反正王氏这人她本就不想用了

吴氏拿东西的动作虽小,却吸引了整屋子人的目光

王氏看到她拿出来的东西,整个人都呆愣了,这东西她太眼熟了,由她亲笔所写,且吴氏曾经数次拿出来想还给她,最终因被她拒绝而作罢,这是她的卖身契啊!

王氏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吴氏便亲切地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道:“翠梅,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我却一直将你视为亲妹妹,往日间我想把这卖身契还你,你总是不收,这次你为我女儿做了这许多,我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由着你了,这卖身契说什么你也要收下!”

“夫人,您不要我了?”王氏呆呆看着她

“瞧你说的!”吴氏打趣她,“等你恢复良籍以后,往后我们便是真正的姐妹了,不用顾忌主仆间的身份,这岂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