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断绝(1 / 2)

李瑾铭让金枝与他同乘一辆马车,金枝一脸意外加茫然:“啊?”

“啊什么啊,难道你不愿意?”

傻子才在这个时候把不愿意明着表现出来,金枝又不傻,赶紧摇了摇头

“那就快点儿,我有事要问你

于是,金枝只好入了那辆豪车

“去缘客酒楼接刘先生

两辆马车于是浩浩荡荡地驶出了金家所在的小院,围观的人直到完全看不见才渐渐散去

车厢内,李瑾铭正在向金枝问话:“你们家不是只有一位小姐吗,怎么我刚看着好像有两个?”

金枝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他,这位爷从一下车就表现出了难以接近的高姿态,眼光更是没怎么放在其他人身上过,金枝还以为他不在意呢,原来是在这等着

不过这事并不怎么需要保密,李瑾铭好奇,她便也将宋清幽的来历说了一遍,至于买的原因当然就只说看着可怜心生怜悯,以及膈应纪香

“馊主意

“少爷你知道清幽姐的爹吗?”金枝见状,连忙问道

“别催,让我想想

这个金枝还真不知道,只能摇了摇头:“要不我去把清幽姐叫来,让她同你说一说?”

“算了,十三州府的知府我都知道,但姓宋的却没有,大概真如传闻中所说,早就逝世了吧

“这样啊

换做其他人,金枝是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的,但是李瑾铭给她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对方的身份她虽然并不知晓,但金枝上辈子跟在纪香身边,也算见过一些世面,就李瑾铭那浑然天成的气质,便是京中某些贵公子哥们也比不上,她猜想李瑾铭的身份应该很尊贵

他的举止和外表似乎都在表明这一事实,看似傲慢不将人放在眼里,但又很好说话易心软,还没有其他人的威仪

所以金枝提了,果然李瑾铭并没有觉得她上纲上线,只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便是近大半个月的路程

比起上辈子金家人那破烂的都不能称之为马车的车厢,李瑾铭提供的条件可谓是天与地的差别,原本以为的舟车劳顿全然没有不说,因为李瑾铭吃穿皆很精细,又打着要把金枝养胖点儿的念头,金枝这一路上面色竟然逐渐红润起来,脸上还有了肉,精致的五官慢慢长开,看着倒是比纪香也不差了

有一天晚上,几人入住驿馆,王氏终于逮着夜宿的机会避开李瑾铭与金枝相处了,便想着将金枝数落一顿,让她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越过小姐

但仔细一看现在的金枝,话却滞留在了嘴角,怎么也说不出来

往日赶路,匆忙间她根本没注意过金枝,这时才发现,那个并不出众只一双眼睛还算明亮的干瘦小孩,曾经与纪香一比便只能沦为丫鬟一流的金枝,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大变了模样

因为金父的模样,王氏从来不觉得有着与他相同血缘的金枝长大后是个漂亮姑娘,就算小时候村里老人说金枝是他们见过的模样生的最好的孩子,王氏也从不在意,而之后的情况似乎也印证了王氏的猜想,瘦小的金枝虽然称不上丑,但是在一干相近的孩子里也毫不突出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王氏努力的想,是了,从这个丫头十岁那日后,从她开始真正反抗她起,金枝的日子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变好了,她在王氏眼皮子底下慢慢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