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相顾伤楚(1 / 2)

你们好我是一块假糖】补订可以早点吃真刀————————————

“克里斯汀……克里斯汀……”

祈祷室处在歌剧院不起眼的角落,靠街道的一面是整块的彩绘玻璃圣母像,另外三面则是灰石墙。光线有时候会透过斑斓的玻璃在地上留下一片投影,但更多时候,这里的照明只能寄希望于女孩手中烛台那一圈摇晃的光晕。在克里斯汀还很小的时候,她就喜欢一个人带着蜡烛来到这里了。空荡荡的祈祷室恰能安放小女孩内心的惶恐,那偶尔响起的美妙歌声在无数个夜晚安慰了正思念父亲的她。克里斯汀曾经天真地以为,音乐天使会永远这样守护她。

但那不是天使,而是魔鬼……或者一个人?克里斯汀分不清,他实在太吓人了。抛下的尸体与回荡的狂笑对她纯洁无暇的心灵造成巨大的冲击,使她过于匆忙地靠向了儿时的好友劳尔。尽管如今他们已交换彼此的誓言,克里斯汀依旧担心……那恐怖的影子还会继续笼罩在她头上。她点亮父亲相框前的一根蜡烛。

“我该怎么做……父亲,请告诉我吧,父亲……”

克里斯汀轻声抽泣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此刻内心正期盼着什么,是那个冒充天使的幽灵吗?还是如父亲一般教导了她数年的导师?

一墙之隔外,听着女孩若有若无的哭泣声,埃里克心如刀绞。是他吓坏了克里斯汀,使她又像个惊恐的小女孩一样躲回这里哭泣。但是,不要紧,不要紧——埃里克回想起自己刚才重新进入地道的不适,他离开了阳光的范围就禁不住皱起眉,但内心更深刻的渴望使他走得更深。常年来他就如同一只老鼠,生活在四通八达的下水道里,现在这只老鼠不过去地上走了一圈,回来时竟不适应了。不适应——好啊!不适应,就永远不要回来,他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属于这里。况且——埃里克的手下意识抚上完整的右半脸,他不会再吓坏她了,他不是怪物了。

他犹豫了片刻,轻声呼唤起心上人的名字来。

“克里斯汀……克里斯汀……”

“神啊!”正在祈祷的棕发少女显然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了,可怜的女孩在听清这声音属于曾经的导师后便越发惊恐。她试图站起来逃出这间屋子却摔在了地上,她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恐惧。埃里克心中一滞,随即,不知是为了安抚少女还是为了释放情绪,他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石壁上,轻声唱起歌来。

“安恬吧,这漫长的夜,

永恒的渴求后是疲惫与无限的痛。

生命如此丰富以致花朵枯萎,

且充满忧伤。

光以其致命之火焰……”

他大张着的眼中滚出泪来。

克里斯汀并不是那个例外——棕发少女并未听见那摄人的美妙歌声,她仅是惶恐不安地寻求着父亲亡灵的帮助。她轻声向墙壁说话,想要确认刚才的两声呼唤是否幻听,但最后,恐惧压垮了她。克里斯汀跌跌撞撞逃出了祈祷室。

她逃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