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绝望之境(1 / 2)

你只能在爱情与灵魂中择其一。

……

世上怎会有如此残忍决绝的选择?又怎会有这样荒谬绝伦的境地?

埃里克心想,他是死了还是疯了?又或者他宁可自己已经死去,这样就不必面对这荒谬绝伦的抉择,经历这淋漓尽致的惨痛。

可是他还活着,他就注定要忍受这些痛苦生存下去。

埃里克的眼睛像是滴着血又像是淌着泪,他愤怒地、绝望地、哀求地看着眼前那一角黑色的衣袍,伸手拽住,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哽咽和嘶嘶。

“你是在骗我。”他又哭又笑,“你一定是在骗我。”

这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巫婆不曾理会于他,她低头桀桀地笑着,仿佛漠不关心又仿佛十分笃定。先前流露出的恶意也只是一瞬,她针对的不是埃里克,而不过是人性毕露的丑态,而这才是巫婆所永恒感兴趣的东西,驱动她行走世间的不二法宝。

她是欲念的化身,是荒诞的集聚。她也未必是美丽,也未必是丑陋,但凡与欲望相干之事便叫她沉迷,而这欲望越是荒谬可鄙便越叫她喜笑颜开。许愿者的痛悔乃世间最美妙的东西。

正如此刻的埃里克。

瞧,这天资不凡的音乐家已经成了地狱里的一条狗。他拼命地想要挣脱开命运,无论是曾经被强加的,还是出于痛悔所自择的。可惜那不过是使他自己陷入更深的绝望之境。

“你只能在爱情与灵魂中选一样。”巫婆的声音像是在念着咒语,埃里克大脑刺痛,浑身冷汗惊惧,“选吧,年轻人,你是选择背叛你的爱情,还是抛弃你的灵魂。”

“不……”埃里克答,“不!”他痛苦地喊叫。

可这是没有用的,埃里克的额头上满是冷汗。从未有一刻,他如此清晰和痛楚地悔恨于自己曾经的轻率。命运扣门而来,他心空寂而冰冷。哪个选择都是错,哪个选择都不对,摇摇欲坠,栈道跌下去就是必死之局。可是他总要活着,哪怕欺骗自己也要虚假美丽地活着。

埃里克的双手在颤抖,他已经知道自己会做出的选择,自己会做出的背叛与牺牲。他的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掌心被生生抠破,露出血迹斑斑。

“只有当你真正完成了交换的目的……”

“获得克里斯汀·戴耶的真爱之吻……”

“你才可评定如今的行为,重新做一次选择……”

“亦只有如此,黑丝带才会重新现形……”

眼前的世界仿佛在旋转。

可是对于埃里克而言,他世界的色彩,仿佛在他做出决定的那一刹那便一并褪去了。

他早就该知道的,他分明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