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残酷命运(2 / 2)

“巫婆……巫婆!”他不知第多少次地叫喊。

他本来没盼望着回应,可是突然有石子滚落进水潭,凉滋滋的一声。接着,他听见了那个金属质感的声音。那个一切的开始、诡谲而刺耳的苍老女声。

“找我做什么?”巫婆问。

“我想要回我的歌声。”埃里克答。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全都是欢欣喜悦之情,如不能抑制的奔流。这将是一切的结束,这将是一切的开始。他将得到新生,他已认清自我。

或许他得为反悔付出一些代价,没关系,他愿意的。他当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可是机缘巧合已经认清了内心,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害怕丢掉什么呢?埃里克想着。他的思绪轻盈地飞翔,像是洁白的云朵,又像是绒毛细密的小鸟。

这一刻他真的感到幸福,他幸福极了。

然而下一刻幸福便化为噩梦。

“不行。”巫婆回答道,声音嘶哑,桀桀诡笑,“在我这里,没有回头路可走。”

埃里克有些慌张,他努力定住心神。

“我愿意拿别的东西来交换,我的所有,只要你看得上。”他说,“容貌拿回去,还有别的也尽可以夺走……我只要我的歌声,那是我的灵魂。”

当然还有爱情——他心想。可是他已真实信服爱情与容貌无关,而他要追求的那份爱情,其饱满与明净使他一定要用完整的灵魂去承接。只要有这灵魂的歌声与美好的爱情,他又害怕失去什么?他又不能失去什么呢?埃里克心想。

“况且,”他补充说,“我记得在我们第一次交易的时候,你曾经说过只要割断那条黑丝带便能进行反悔。那条黑丝带呢?它还在我的脖子上吗?”他说着,伸手去摸。

他当然摸不到,他试过好多次了也摸不到。

巫婆默默看着他的举动,干瘪的嘴唇又露出微笑来。

“你当然摸不到它。”她得意地说着,露出歪斜缺半的牙,“从你系上它的那一刻,它便融入你的骨血与灵魂,再也拿不下来了。”

埃里克闻听自己受到欺骗,不由又惊又怒。

“但是——”巫婆及时迎来转折,她仍然慢悠悠地,不害怕一点儿攻击,因为那对她本是毫无意义的东西,“有一种时候,它可以再次出现。”

“是什么?”埃里克急切追问道。

“是你——最初的心愿。”巫婆回答说,“简单来讲,就是当你第一次系上它时,心里想的是你要用这个去做到什么,这就是你最初的心愿。只有当你完成了那时候想要完成的事,得到了你曾经渴望的东西,黑丝带才会再次出现,你才拥有放弃或继续的权力。”

她微笑起来:“这很公平,不是么?欲望一向是公平的。”但在埃里克的眼中,她的每一条皱纹都暗藏诡谲和嘲讽,“只有当你得到了曾经想要的东西,才有资格评判值不值得,再来选择放弃和继续。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她又慢悠悠地说道:“没有得到过的人,是没资格选择放弃的。”

埃里克一愣神,接着便是浑身的冷汗,他大声喊道:“我已经知道值不值得了!我现在就想要放弃,我要我的歌声,随便你一起拿走什么都行!”

巫婆的嗓音甜腻起来:“你都不想知道自己最初的心愿是以什么作为判定么?”那少女般的甜腻里竟藏着深深的恶意,一瞬间叫人看不清她的年龄。

埃里克冷汗不止,他闭上眼睛痛苦摇头。

可巫婆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在他耳边,欢欣而喜悦,像是纯然的快乐。那声音又是少女的甜腻,又是老妪的诡谲。或者是他已经疯了,辨认不出了,可那些词句又如此清晰——

“是克里斯汀·戴耶的真爱之吻呀。”巫婆用金属的声音唱歌般说道,郑重其事地念出童话里常见、现实里却仿佛很是可笑的那个词,使之更有一份讽刺意味,“就是她的那个亲吻呀。你付出歌声曾经渴望的东西,你脑子里的执念,你和我交换的目的。”

“你必须得到她的‘真爱之吻’,黑丝带才会再次现行。届时你才会拥有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巫婆干瘪漏风的嘴唇一张一合,埃里克愣愣地看着她,什么都听不清。

“——你只能在爱情与灵魂当中择其一。”

她苍老的、恶意的面孔在他眼前放大了,鹰钩鼻几乎凑到他嘴唇前,却毫无暧昧的意思。那双恶毒又残忍的眼睛逼视着他的面孔,嘴巴里跑出可恶又可怕的笑声。

埃里克如坠冰窟。

“那么,年轻人,告诉我。你的选择,又是什么?”巫婆意味深长。

她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享受的,乃是整晚的地域盛宴。

“多么残酷、残酷的命运啊。”她感慨道。

而埃里克已经伏在地上急促喘息。

巫婆闭上眼睛,在男人崩溃的痛哭声中微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