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玫瑰吻眸(1 / 2)

那声音在他的脑子里,像是小虫一样钻来钻去。埃里克头痛欲裂,他竭力保持清明,怒不可遏地将桌面上的杂物扫落在地,吼道:“出来!出来!”

他大口喘着气。

他快疯了,他快要被逼疯了,这样下去他迟早会疯掉的。好在巫婆这一回看似并无折磨为难他的意思,她滑稽而金属质感的声音又响起了,带着磨砂般的质感,远远近近在他的耳朵里、在他的心灵中响起。她道:“你真的愿意面对真相吗?”

巫婆又可怕地笑了起来,那些笑声使埃里克的耳边像是吹过一阵阵的痒意,如跗骨之俎无法摆脱。他恼怒地用清水浇在自己脸上,一双绿眼睛怒目张开。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他被冰冷的烈焰舔舐着,怀着莫大的畏怯与痛恨说道。

时空仿佛错谬了,光阴也停驻了。眼前像是有白光闪过,但凝神去分辨时又发现不过是错觉。埃里克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那日的天台上,满地纯洁冰冷的雪。

他听见巫婆的声音在他的心底响起,镇定而冷酷的,全无此前疯癫之意。正因如此才更叫人心生凉意。她冷冷道:“是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真相。”

她一定是世间最荒谬欲念的化身,否则怎会如此恶毒与虚妄,又懂得玩弄人心。埃里克听见她说道:“既然你想问你的脸,那你一定记得当初我叫你系上那条黑丝带了。不错,魔法正在那支受遗弃的玫瑰上,而我给你的只是一部分。剩下的,被那一晚的风给丢弃了。”

她冰冷地微笑起来:“魔法不是我的,欲念才是我的。你的爱欲贪恋和痛苦产生了这个魔法,那支玫瑰因此不再是凡物。黑丝带作为交换之纽带,系上脖颈便剥夺你被聆听的歌声,而修复你的容颜。而剩下的花茎与花叶,还有那些花瓣:如果有人用它们拂过自己的眼睛,那么便可以看穿这个伪装魔法的真相。而如果有人吃下它们,就能唱出你的歌声,只是自己不能听闻。”

竟然是这么荒谬的魔法,埃里克不由大吃一惊。他仓皇地想要环顾四周,但巫婆毕竟从来不曾现身,只是在他的心底用最深沉和冷酷的声音说话。他又定定神站稳,四周冰冷的水汽使他感到脸上湿漉漉的。埃里克想要再次开口,但忽然间一阵致命的恐惧击中了他。他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眼睛睁大,面容惨白留下汗水。

“巫婆,巫婆!”他焦急而恐惧地大喊,“拂过眼睛?拂过眼睛!那么那些玫瑰花瓣现在在哪里!谁得到了它们?是不是——是不是——”他的嘴唇颤抖着不敢说出那个名字。

最深沉最可怖的噩梦也不过如此,埃里克如遭雷劈,仿佛忽然之间被掀开了最后的伪饰,简直就要不顾一切地嚎啕大哭。自尊已然破碎,他还在强撑。

他气息奄奄地问道:“是谁?那些花瓣去哪里了?”

“这个么,啊,当然被我好好地收走了。”巫婆的声音慢吞吞的,却又意味深长,“毕竟那是我交换所得的报酬,要用来进行新的交换。有些虚荣的人,只要旁人夸赞他声如天籁,哪怕耳边是可耻的噪音,便已欣喜若狂了。不过,在把那些剩余的魔法收回来之前,我任由它们在巴黎飘荡了整整一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