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海的女儿(二)(2 / 2)

她耐心而温存地哄劝她。

克里斯汀终于逐渐止住哽咽。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只是感到那些曲子实在太美丽、太动人,因此也就具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假感。仿佛是彩色的泡泡,漂浮在阳光下,下一秒就要幻灭。她的悲伤、她的惶恐、她的不确定,正是这部作品的完整写照。

它们听起来太轻柔了,这是一种虚假的美好,只要碰一碰就会碎掉的。

“抱歉。”她终于定住心神,低声说道。然而下一秒,克里斯汀又抬起头,再度望向伊妮德。她那双温柔甜蜜的棕色眼眸蒙着泪水,却一定要知道真相。

“最后的一切其实都是自欺欺人,是么?”她轻声说道,话语里的悲伤几乎要溢出来,“美人鱼其实死了,是不是?”

而伊妮德深深凝望着她的眼睛,却最终不曾明确回答。

她只说道:“美人鱼思念着大海和歌声。”之后便缄默不言。

而此刻在幕后,克里斯汀骤然忆起这段排练时的对话,她的心中不由闪过不祥的征兆。她反复回忆伊妮德当时温存而悲伤的面容,那双湛蓝的眼眸里埋藏的痛苦与沉默。

她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而此时此刻的舞台上,伊妮德已唱完了出场曲目的前二小节。此刻她正在演唱第三小节,爱丽儿正与经过的鱼虾说话,那是她的朋友们。鱼虾们给她讲起奇幻的冒险故事,那是她永不厌倦的话题,而爱丽儿则表达对生日之后浮上海面的万分期待。

“你可要当心,切莫遇上风暴。”比目鱼警告她,“虽然我们能潜入海底,但假若不幸碰上沉船的碎片,亦有可能会被划伤、砸伤。”

爱丽儿遂想起他们曾经一同探险过的那艘巨大沉船。

她却坚持道:“朋友,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全。可是生命又是多么宝贵?假如遇上那种情况,我一定要救助落海的人类。”

比目鱼摆了摆身子,叹息一声不再劝了。

演出已经度过开头,按说这个时候剧院里应该已经稍有躁动,然而满座观众却至今保留着安静。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演出,虽然自己或许无法理解这份魅力,本能却受到深深的吸引,没有办法移开目光。那是一个饱满而明净灵魂的魅力,是歌声引动魂魄塑造人物所能达到的极致。因为舞台上的那就是——站着的那就是——从所有人都读过的那本童话书中走出来的爱丽儿。

此刻舞台上已演完爱丽儿同鱼虾笑唱一节,但这首开场曲却尚未结束。作曲家以莫大的野心,试图以一首长歌为界限展现出海底世界的神秘与女主角的身世性格。曲调从一开始的活泼轻盈,逐渐滑向欢快,滑向浩浩荡荡的大合唱,那是无数海底生物之声,那是——

“来呀,亲爱的小妹妹,快随我们去穿越黑夜的边界。

那些移换的光影里面,藏着无数深海的秘密!

我们是海王之女,我们是大海的女儿。

我们是光明的姐妹,我们是波涛里的鲜花。

来呀,快过来呀!你听见女妖的笑声了吗?

我们无拘无束,我们自由自在,我们的歌声如同天籁!

我们是海王之女,我们是大海的女儿。

深邃的海就是我们!我们是海的化身!”

遥远而浩荡的歌声传来,数名女子欢悦齐唱,歌声清脆活泼,各具特色。而舞台上澄净清明的海水,也似乎在这一刻出现了波动。席卷而来的风与飘散的海花是她们到来的前奏,六名美人鱼忽然从上方一一游动而出。

她们的动作是优美而活泼的,带着与生俱来的高雅天性,又拥有洒脱淳朴的自然气息。她们的手指洁白纤细,她们的身姿柔韧多情,她们在流动的海水间自由遨游,齐声欢唱着动人歌曲。六名人鱼瞳色、发色、鱼尾色皆有差异,身着服饰也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都具有那种不同凡俗的超脱气息,使人无端确信大海深处果真藏有人鱼这一种生物。

“可是她们都没有爱丽儿美丽。”不止一个人在心里这么想,“尽管很好奇歌剧院究竟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年轻漂亮、歌声清脆的姑娘们,但我仍然在想,她们已经足够美丽,可是加起来都不如爱丽儿使我着迷。”

舞台上的六位公主已在众人面前亮相。她们渐次来到舞台前方,面向观众用短暂的两句唱词交代自己的名字和特征,之后她们的歌声又再次汇流,嬉笑着在大海之中遨游。而所不同的是爱丽儿,这一回她终于在姐妹们嬉笑着伸出手臂的拉扯间也跟了上去,欢快而活泼的。她同样加入人鱼公主们在海底的漫游,紧缀在六名姐姐的身后,而她曼声歌唱——

“我时常感到命运正在前方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