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海的女儿(二)(1 / 2)

爱丽儿公主该是什么样的?

她或许温柔活泼,又或许灵动狡黠。或许大胆叛逆,又或许天真憧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对于爱丽儿的想象。然而当伊妮德所扮演的美人鱼公主从台后走出的那一幕,在场的观众心中只有那一个念头——这就是爱丽儿。

是的,这就是爱丽儿。她不掩天真,柔情似水,又执著坚定,但这尚不足以概括爱丽儿之美中其一。这位柔情勇敢的少女所拥有的,乃是一颗世间最为纯净的心灵。她的美好使一切事物都能够自惭形秽。

也许语言苍白,描述出来只使人笑掉大牙。然而亲眼所见,你却会发现世上竟有这样一种美好,使人爱、使人怜,使人生不出半点妒恨,反而心生憧憬向往。诚然爱丽儿并非丝忒乐公主那般善良纯洁的完人,但她纯净而饱满的心灵之丰富奇丽,犹如光射,已是最为令人移不开眼的独特魅力。

此前克里斯汀所饰演的丝忒乐已露出半个窈窕的剪影。纵然如此,她轻柔的歌声也为人们绘制出了丝忒乐的模糊形象:她善良、温柔、天真又美丽,她是人世间幻想中美好女子的极致。她的美丽不禁让人们要担心之后出场的爱丽儿,担心爱丽儿压不过丝忒乐这一完美的剪影。

但爱丽儿所表现出又是截然不同的魅力。

她同样有着温柔善良的心灵,但是她的性情更饱满,她的歌声与灵魂也更加充实坚定。若说丝忒乐是天间美好的浮云,那么爱丽儿便是从海底冲出的激流。流水潺潺不改柔意,却亦有果决。她的美丽采自大海深处,她正是这海的女儿。

眼前的女子并非伊妮德,而是爱丽儿——分明,埃里克是深知这一点的。然而当看到伊妮德温柔微笑着从台后走出时,他仍是忍不住与旁人一样稍稍前倾了身子,并沉浸到二人形象的交织与共鸣之间来。他的心在距离颤抖,仿佛为着一个扑朔的谜团,又似是为了这种美丽的本身。

舞台上的灯光已打到爱丽儿身上。这名女子啊,如此出尘绝俗。她手捧海中花果,伴着轻柔舒缓的提琴声,启唇而歌:

“来呀,我的朋友们!快同我分享这春日的喜悦!

我固然不知岸上的美丽风景,却已听我的姐妹们叙说万遍!

吾名爱丽儿为海王之女,我是他七个女儿中最小的那个。

明日便是我的生日,届时我将获得允许浮出水面。”

“海底的秘密使我陶醉,这世间奇幻的冒险诱惑我的心灵。

我将会邂逅什么?我将以什么来期待?

……”

在她开口的那一瞬间,原本已是静到极致的剧院里,再听不到半点声响。

比起丝忒乐的柔美,爱丽儿的歌声要更为低缓一些,但其间又富于独特的激情魅力,使她即使在演唱出场那支并不激昂、仅是优美深沉的小曲时,便使人不得不瞩目。

“她的歌声给巴黎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战栗。”演出后,一名评论员如此写道。

“像是梦,但比梦更为有力。那是一个人趋向梦想的雄壮过程。”另一人则作此评价。

而此时此刻,身在后台静待自己出场的克里斯汀,听到台上传来的依稀歌声,却觉心底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伊妮德的演出状态太好了,比她过往的每一次都要好,可正因如此克里斯汀反而更加忧虑。

她忽然之间想起一次排演完之后她与伊妮德的对话。

当时众人刚刚排演完最后一幕,小美人鱼化为泡沫死去,而次日清晨的王子与公主在海边挽着手散步,看见泡沫时随口感叹,并且谈起美人鱼的传说。而克里斯汀在面带羞怯幸福的微笑唱完最后一句“永恒的幸福与欢乐”之后,忽然之间跪倒在地,无法起身,并且泪流不止。

“我太难过了,我太难过了。”众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想要扶起她。但克里斯汀只是流着泪重复这句话,说不出别的来。直到伊妮德走向她,旁人下意识如摩西分海一般让出道路来。随后这名金发头发的女子弯下腰,她微凉柔软的手指贴在了克里斯汀脸上。

“克里斯汀,你还好吗?”她柔声问道。

克里斯汀吓了一跳,之后她认出眼前的人,立刻紧紧攥住了对方的手指。

“伊妮德。”她唤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无助和痛苦,“爱丽儿。”她又喊道。

众人在窃窃私语。他们忧心是歌剧魅影再次作祟,因为克里斯汀看上去已经有些疯疯癫癫了。

但伊妮德却在此刻伸出双臂拥抱了面前这个善良柔弱的女孩。她清楚对方的泪流不止并非是因为心灵的软弱,而是因为她天性的善良敏感,这是一种好的天赋,应该加以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