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最后诺言(1 / 2)

耳朵与嘴唇,二者实在是最鲜明不过的譬喻象征。

而伊妮德此刻将它们说得更加明白。

“你是想要我的耳朵,还是想要我的嘴唇呢?”她的笑容几乎是悲伤的,像是盛开在海洋里的花,连泪水都湮没无声,“你是想要我听你唱歌,还是想要我为你唱歌,或者接受我的吻与爱情呢?”

她又微微自嘲地笑了起来,眼中仍有泪水晶莹:“真是可笑。不过说到底聆听与歌唱都是属于爱丽儿的东西,唯独亲吻是我的,可那又是你不想要的,所以你其实更喜欢爱丽儿对么?埃里克。你曾经依赖过我,你曾经信任过我,但是实际上,但是在内心的最深处,你依然……”

你宁可曾经出现的人是爱丽儿而非伊妮德。她同样会唱歌,会听你唱歌。但她却不会爱你,却不会渴望吻你,也绝不会指责你,动摇你,使你感到最深沉的恐惧和愤怒。

唯独流浪者的爱漂泊无乡。

“我是曾经给过你无上的信任!”埃里克恼怒而决绝地说道,“可你却拿所谓的——不,我没有轻视的意思——可你却拿什么来回报我?你的爱情么?不,是你对我爱情的诋毁!”

他愈说愈气,几乎感到自己占尽道理,所以理直气壮,怒道:“你分明知道我爱她,你却不遗余力来攻讦这份爱情,你现在还要来动摇我的意志!怎么,伊妮德,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的怪物,阳光下就注定不配拥有爱情么?”

他微笑,这使他英俊的面容怪诞不堪:“拥有常人的爱情于我是一种莫大奢望,像我这样的怪物绝不配去触碰,否则人不人鬼不鬼只是四不像——也因此,我就必须和你搅在一起。”

他这话实在残忍已极,如同指出她同样是藏身人群的怪物。

伊妮德遍体鳞伤。

“埃里克,冷静一些,我——我不想和你吵架。”她深吸一口气,竭力平静自己。

但埃里克却已近乎癫狂。

“可我们已经在吵了!闭嘴!啊?闭嘴!”他一面吵闹,一面大笑,“苍天啊,让别的什么东西都给我见鬼去!伊妮德,告诉我,来,告诉我,告诉我你爱不爱我!你说话啊。然后,再好好看看,再好好告诉我在你心里面,我和你,我和克里斯汀,这里面两份如今的单向爱情又算什么!它们又算是什么!告诉我呀,用你永恒明亮的道德来审判我们呀!请把你自己一同放上去审判,看看你是否同样问心无愧!现在,告诉我——你是否爱我!”

“我爱你,我爱你。”要怎样的勇气,才能每一回都那么温柔热烈地去回答,即便清楚要面对的是前路荆棘,“我已说了多次,但你从不曾真正去听。”

“那现在来告诉我,你爱我,我爱克里斯汀,这两种感情又算什么!”

埃里克怒吼道。

“你真的想听么?”伊妮德的目光,近乎无悲无喜。她深深闭上眼睛,缓声叹息道:“它们……都不正常。”

“都不正常,都不正常!”埃里克一面怪笑,一面点头。

“它们都……出于自身缺憾的渴望。”

“我可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你渴望的。”埃里克讥诮地答道。

“可你果真不知道么?”伊妮德说道,“灵魂,埃里克,灵魂。我爱你的灵魂,我想要保护好它,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你自己将它杀死。我甚至愿意把自己的分给你。灵魂。”

“这将又回到我们先前的问题,你竟认为我谈一段正常的恋爱是杀死自己的灵魂,你对我究竟有多大的轻蔑傲慢?你是否从来就不相信,我能够拥有一份正常的爱情?”埃里克道。

他们都在试图冷静下来,都在试图进行一场相当平和的谈话,可是不行。两个人都是积压已久:伊妮德明白这或许是唯一一次她的宣之于口,因而畅快淋漓,直刺伤处。而埃里克修复面容以来,心中又何尝没有过惶恐作祟。这份情绪愈演愈浓,终于化为毒液,爆发喷涌,并且嫁接为恨。

也许过了今日他们将对地宫发生的一切闭口不提,仍作表面上温柔亲善的友人。因此他们这一刻撕裂地便愈发痛快淋漓,不顾一切,直刺伤疤。

“不,不是我不相信。”伊妮德道,“是所谓正常爱情本就和你的灵魂不相匹配。埃里克,你给自己所谓正常的爱情背负了太多了,你又在那善良柔弱的女主角身上放下了太多期望了。一旦她不肯回应,你的期望落空,你的世界就全塌了,你最后的躯壳也维持不住,哪怕在这之前你的灵魂已早一步抽身而去。埃里克!你不能这么办,你不能因此就……”

“她不会拒绝我,我知道她从来也爱着我。她只是被那年轻的子爵一时间迷住了,被地底的阴暗吓怕了。我已为她抽身而来,我为她塑造全新的音乐天使。她会爱我和迷恋我,她为我指引爱情的光明,我给她永恒迷茫的慰藉。我们相依相爱,永不分离。”

“你的歌声无法倾倒给她,淤积在心底。原本最美好的也开始腐臭,只留下一点嘶哑的回忆。她未必是怯懦胆小,也未必是用情不专,但你这样必然会逼疯自己继而逼疯爱人。埃里克,我很不愿意这么说,因为会显得像威胁,但是,唯我的灵魂可弥补你。”

“唯我的灵魂可弥补你,唯我的耳朵可倾听你,唯我的嘴唇可迎合你……并亲吻你。埃里克。我爱你,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和深爱你。”

他们到如今才终于有些心平气和的样子,然而那不过一层虚假的面具——伊妮德的悲伤是微笑的,埃里克不再愤怒了,他只是再不愿意去真正聆听思考,他实质上已关闭交流的大门。

这使他能够近乎温存地说道:

“谢谢你,伊妮德。但是,我已告诉你我爱着克里斯汀。这世上没什么能改变我的心意。我固然感激你对我的帮助,可我没法回报你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