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怪诞漩涡(1 / 2)

命运的谜题终于揭晓。

伊妮德深深凝视着埃里克的眼睛,她的目光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明净和坦诚,爱情明明白白就写在那里。

因为我永远不能停留,所以这份爱情使我痛苦。

忽然之间,就像岩石崩裂、山河重置,耳边是亘古以来的轰鸣之声,但他们对视的眸光却如此深沉宁静,仿佛一直能到永恒。

“尽管您已经明白了,但我仍要亲口告诉您这件事。”伊妮德说道,“埃里克,我爱你。这是真的,没有比这更真的了。”

埃里克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荒诞吗?是荒诞的。他一直心存敬慕的姑娘走下了神坛,并且向他表明了爱意。可是这一刻他心中所涌动的却并非得到告白的喜悦,而是满满的荒谬感与不合时宜的大笑冲动,甚至还有一种隐晦的恶意在翻涌。伊妮德那么温柔和安静地凝视着他,她在告诉他她的确是爱他的,因此她将伤害的权利赋予了他。

埃里克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要使自己平静下来,至少他应表明自己对这份友人的爱情并无轻视之意。可是不行,他太想笑了,这一切简直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尽量克制地别过了目光,说出那句两人心知肚明的话:“你知道我爱的人是克里斯汀。”

而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曾向她求教如何赢取姑娘的爱情。

埃里克感到自己身处一桩荒谬剧的演出,他将她敬慕不似凡人,她却主动走下神坛,告诉他她对他有情。假如他还是那头挣扎在黑暗中的怪物,或许会为突然得到的爱意至少怀有一丝窃喜和感动。但是……那个人怎么能是伊妮德?怎么会是伊妮德?

他回想起两人过往的相处,似乎每一秒钟都暗藏可疑。他又想起她对于他行为的质疑,她否认他能凭借这样手段得到克里斯汀爱情时忧虑的眼神,当时他虽恼恨,却明白她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好意,因为二人本是萍水相逢的友人。但是现在,他已明白她并非绝对客观公正,她同样能受自己的情绪控制,甚至做出爱上他这一使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些曾经强行压下去、因为对她公正品质的信任而暂且保持缄默的思想便翻涌出来,并且在一瞬间愈演愈烈,到达一个可怕的顶点。

她会想要说服他的。他冷酷地想着,自我保护的机制开启到极致。他清楚她有多么善于说服人,所以他这一次绝不能相信她的话,绝不能又一次地动摇了自己的爱情。一瞬间他把伊妮德放在一个和自己彻底敌对的阵营,并且丝毫感觉不到不对劲。

幽灵的残忍在这一刻明白展露。

归根结底他所在意和所信任的唯有自己。或许克里斯汀·戴耶算半个例外,但她也更多是作为承受他爱意的“礼物”,而非真正被接纳入他世界的那个人。

伊妮德曾经几乎进入他的世界,所以在她表明爱意的那一刻,埃里克那种被欺骗背叛的怒火会来得如此严厉,猝不及防。

他冷冰冰地说道:“我以为你清楚的,我爱克里斯汀。”这一刻他的眼里再也看不到任何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