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疾(1 / 2)

从伊妮德开口的那一刻起,克里斯汀就明白为何埃里克一定要由她来唱爱丽儿了。

这与埃里克对克里斯汀的狂热迷恋无相冲突,甚至更凌驾于这份迷恋之上。伊妮德她本身就是爱丽儿,从内到外,彻彻底底。任何试图在她面前成为或者说扮演爱丽儿的人都将自取其辱。克里斯汀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身处这个念头的。但是自从失去导师与天使之后,她还是第一次……被旁人的歌声,完全地拖入一个纯精神的浩瀚世界之中。

在那个世界里,她仿佛用着爱丽儿的眼睛,透过海面向外望去。她看见的世界是如此纯净而优美!她的心地纯真无邪,她的容颜美丽不凡。她是海的女儿,却有着烈火般燃烧的信念与勇气。可她又是那样地柔情脉脉,温柔动人。这个古老传说中的角色是如此的富于魅力。克里斯汀几乎相信,当她凝视伊妮德那对湛蓝的眸子时,她看见的就是那一片海洋了。

她博大、明净、深邃,哪怕此时正因为爱情而痛苦地颤抖着,也丝毫不削减其魅力。爱丽儿在她无望的追逐里是痛苦且幸福的,她在爱情与爱人面前并不卑微,那就仅仅是——希望的破碎。爱丽儿选择离开大海,以歌声交换双腿,走的便是一条自苦的孤独之路。她要么获得爱情,要么化为泡沫。她不畏惧后者,也不后悔选择,她仅仅是那样地难过,那位英俊的王子并不爱她……

她是这一出悲剧的女主角,也是唯一的主角。

埃里克为克里斯汀与伊妮德所指定的,是整部歌剧第四幕,发生于王宫花园内的一段唱段。在这里,即将嫁给卢西奥王子的丝忒乐公主回味着甜美的爱情,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接着王子走来,牵手与她同歌,二人沉浸于爱情。小美人鱼爱丽儿独自站在花园另一边,日光照射不到的角落,抱着自己、如泣如诉。她的心灵在哭泣与歌唱,但是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声音,王子依然在与公主缠绵诉情……

刚才克里斯汀已经与伊妮德共同完成了王子到来前的部分。她稍稍有些疑惑,因为《海的女儿》里公主与美人鱼的双人唱段虽然不多,也有“婚前谈心”和“风暴之后”两节,埃里克为什么会选中这个还夹杂着王子歌唱的部分呢?这里的下一句应当是由王子来唱了,但埃里克并不会唱歌。克里斯汀刚打算直接跳到下一段,略去王子的部分,却发现伊妮德向她悄悄打了个手势,闭目沉醉不语。克里斯汀吃了一惊,却发现埃里克也是闭着眼睛,神色既沉醉又迷恋、又痛苦。

“作曲家的完美主义?不肯跳过任何一个小节?他现在是在心里用一个男声补充吗?”克里斯汀想到这里,禁不住有些敬佩,同时责备自己的敷衍。于是她也想象着另一个男声——她脑海中本能牵引出的便是音乐天使的声音——歌唱起来,并且静静等待自己的唱段。

天使的学徒所不知道的是,天使之音此刻正在响起。

埃里克的歌声,在伊妮德印象中多是雄奇伟丽、高亢回转的。但他现在却把动人的柔情演绎到了极致,那天使般的歌声正如卢西奥王子名字的含义——光!他照亮了幻想中的花园,也照亮了爱情中的人儿,更照亮了爱丽儿痛苦忧郁的面容。

“我感到我似乎忘了一些什么,对此我并不忧虑。”卢西奥王子是那样风度翩翩、英俊迷人,爱情使他激动和迷醉,他情不自禁地走向自己的爱人,“丝忒乐,你坐在那边藏匿着紫罗兰的岩石之下吗?我听见的风声和溪水声,怀着窃喜所呼唤着的,那是你的名字吗?我亲爱的丝忒乐,你允许我以爱情的名义,来亲吻你甜蜜的双唇吗?”

“上帝啊……”爱丽儿心碎的哭泣却无人能听见。

“卢西奥,我的爱人与光明!”克里斯汀在伊妮德的尾音未消散前便接了上去,这令他们三人的合唱天衣无缝——至少在能听见的伊妮德耳中的确如此,“上帝听见了人间的声音,这至为欢愉的爱恋缱绻……”

不同于歌剧里爱丽儿无人能解的心之歌,现实中的埃里克才是孤独高歌无人听见的那一个。他那极致的悲怆与浓重的爱恋,衬托得卢西奥的柔情如此单薄。他所共通的乃是爱丽儿的灵魂,而就在他们开口的那一刻——

“我的灵魂诞生在你泪眼的岸边,”爱丽儿低声吟唱,呓语呢喃,“你的泪眼就是梦想边界的起点。而今你不再需要眼泪了,你把它们留在深海……”

“我是你的新生与火焰,我们如同这个王国的日月。”“你牵引我的目光,东方鱼肚白里唯一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