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重唱(1 / 2)

“我能知道,你和埃里克是什么关系吗?”

克里斯汀的眼眸中是纯粹的好奇,还有一点小心翼翼却不惹人讨厌的试探。对着这样一个女孩子,人们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狠下心的——但伊妮德的心头突如其来一阵针刺般的疼痛。

她捂住胸口,面色苍白。神情又像是怔怔的诧异,又像是恍然大悟,却含着某种隐痛。

“您怎么了?”克里斯汀被吓了一跳,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就要过去扶住伊妮德。但金发少女很快便温柔地做了个手势制止了她,伊妮德捂着心口,慢慢地直起腰来。她的面容笼罩着一种如初阳的光,像是连接着黑暗的新生,她道:“没事,老毛病了。”

她的神情有几分复杂,垂下的目光流露出犹豫和疼痛。但克里斯汀并没有注意到,她只是关切地询问了几句她的病情,然后双手握在一起,紧张又不安地看着伊妮德。金发少女意识到她依然在等待先前那个问题的答案,她的蓝眸有些失神。

“我们是朋友和知己。”伊妮德说道,感到心口的疼痛如石块投湖、涟漪散开。

克里斯汀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候别墅的门突然被敲响了。伊妮德抱歉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看到仆人已经走去开门。

克里斯汀同样站了起来。那扇木门被打开,露出她们都熟悉的一张面容。

“劳尔!”克里斯汀惊呼出声。

金发的年轻人显然是匆匆追来——这从他有些凌乱的半长发与褶皱的马裤便能看出。他心急如焚,怀着某种对于即将失去的恐惧,他在门推开的那一瞬间便难耐惶恐地喊道:“克里斯汀!”

接着他看见了安好无恙的恋人,看见了她对于自己之到来的意外和不适,夏尼子爵的心微微地沉了下去。但他同时也越过克里斯汀棕色的长发,看到了她身后白色裙裾的伊妮德,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之处。劳尔·夏尼欠身道:“日安,伊妮德小姐——冒昧来访,实在欠妥。”

他与伊妮德都是金发和蓝眸,今天又都是选择了白色的着装,但却并不会让人觉得相似。夏尼的发色更加浓和重,眸光也不似伊妮德的清透,而是极为湛然有神,笔直射来时犹如利剑英朗。白色的骑装很衬他高贵的气质,显得亮和锋利。但身着白裙的伊妮德却有一种“和光同尘”的温柔气质——她今天很少见地没有穿灰色长袍,因为不准备外出。夏尼微微低下头问好,心里却是和片刻以前克里斯汀一模一样的诧异:伊妮德,为什么会和埃里克住在一起?

“我想你该道歉的对象另有其人。”

一个傲慢、冷漠的男声伴着脚步声从楼梯处响起,瞬间强势地拉走了全部的注意力。子爵在一个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那间化妆室的门外,他隐约听见的斥责“愚蠢的男孩!年轻勇敢的追求者!”——这些记忆本来是极其微小的碎片,却在这一刻遇到危险一般本能被捞起、聚合,劳尔更加地不安了。他同时坚定了一定要带走克里斯汀的决心。

但埃里克的声音下一刻就又变了,他变得柔和婉转、甚至略带一丝紧张:

“克里斯汀·戴耶小姐——但愿我没太怠慢您。”

“事实上,是我到的太早了。”克里斯汀站起身来,笑着回答道,她和埃里克有着类似的紧张。这种紧张在她从伊妮德处“确认”埃里克并非魅影后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日益加深。她向恋人投去拜托的神情,希望他不要拆台,她说道:“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为了您那部绝世荣光的《海的女儿》过来了。我的心为此呼唤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