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之火(1 / 1)

在埃里克突然地伸出手要带她离开的那一刻,伊妮德是愕然的——过往很多次,她沉浸在孤独与孤独酝酿出来的极致烈焰碰撞的痛苦之中,无法释放,无法自拔,而这是第一次有人打断她的痛苦,强行将她从中带出来。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现在感觉好多了,因此除了刚开始因为诧异有些回不过神,金发少女全程安静迅速地跟在埃里克身后,去他打算带她去的那个地方。伊妮德固然习惯了人们的排斥与不理解,但她永远也不会喜欢这种东西——就像尽管她绝不会舍弃自己的痛苦,但她也不会喜欢这种痛苦一样。

他们之间一直是沉默的,然而这沉默不同于先前四人之间的尴尬古怪,反而是平和包容、甚至是趋近理解和治愈的。他们一言不发地通过楼梯到了二楼,又在点亮着烛火却明显比一楼空寂许多的走廊间穿行,埃里克在拐入一条很不起眼、烛火比外面还要黯淡几分的走廊时终于开口解释了他的目的地。

“我知道这里有一间丢了锁的化妆间。”埃里克说道,“因为暂时用不上,所以没人费心去撬门,但是我有备用的钥匙。里面打扫过,你可以进去休息一会儿——等休息完之后,你想要看看我曾经住的地方吗?我是说,我可以带你去我的地下宫殿……”他说到这里时,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懊悔先前的承诺,但最终没有改口。

伊妮德假作不知,她因为这个意料之外的邀约稍稍挑起了眉头,情绪也不如先前的难受了。

“埃里克?”她诧异地问道,“你真的打算带我去——我是说,当然,我很高兴你愿意和我分享这个。但我其实没什么的,而且我以为你来这里是为了克里斯汀·戴耶……”说到这里,她心头不知为何微微一酸,伴着细小的、并非出自惩罚的针刺似的痛。惩罚之外的心痛她已经很少感受到了,伊妮德不由微微一愣。但尚未等到她仔细思索这种情绪,埃里克已经将钥匙插入了一扇花色暗淡木门的门孔里,轻轻旋转,同时说道:“也许吧,但我觉得现在——”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后半部分完全被突兀响起的男人呵斥和女人尖叫声打断了。

埃里克愣在原地,那扇门在他面前敞开,他几乎不能理解眼前的景象,又分明每一秒都是那么清晰——气急败坏的中年男人从他身上赤|身裸|体的娇艳女郎身上爬起,匆匆忙忙地穿上他脱了一半的裤子,嘴里大声骂着打断他寻欢作乐的不长眼的家伙。而那女郎只往门口扫了一眼便惊恐地尖叫起来,受到侮辱一样哭泣着,拉过一件华贵的大衣遮住身子,同时急切地哀求着那个中年男人什么——不,还要往前一些,是他刚刚推门进来而那对沉溺于情爱的男女还没发现他的时刻——

中年男人在那娇艳女郎身上喘着粗气起伏,汗水顺着他因酒色而苍白浮肿的面容滑落。失去精美服饰掩盖而暴露无遗的小肚子一下一下拍打在女郎柔软的腰肢处。那团油腻的肥肉自然是令人作呕的,可是那种韵律中又含着某种令埃里克移不开眼的东西,那是……一双肥厚的手粗暴地揉搓着女郎洁白柔软的两团,色泽黯淡的嘴唇去贴合她颈处优美的弧线,而最糜烂的花开在他们身下的交合之处——青紫色的肿胀不断在女郎洁白身躯的幽密山谷里进出,大开大合掀出嫩肉的花瓣。男人的脸上是一种丑恶的兴奋、混杂着人类本能的冲动,而女人又痛苦、又缠绵地叫着,显然也深陷其中。很显然,这是一对偷情的贵族男女,而且彼此间的关系大概很不光彩,那女人在发现埃里克后向男人的祈求中说不定就包括处理好这次意外的撞破。

可是这些,现在的这些埃里克的大脑已经完全无法去处理了。他只是又惊恐、又愕然、又……控制不住地去注意每一个细节,身体里的一个开关好像被打开了,一瞬间又烫又热。他仅仅是凭借本能僵立在原地,听不清那个贵族男人趾高气扬的痛骂,也听不清那个娇艳女郎高高在上的鄙薄——他没有杀戮的本能了,他唯独凭借最后一丝自我意识牢牢把伊妮德拦在身后,不让她看见门内的景象。他杀戮的本能全都被另一种本能,更汹涌、更强烈,又是突然被唤醒的给压下去了。埃里克的俊脸烧得通红,他做出了一间非常丢脸、完全不符合魅影在人们心目中形象的事:英俊的男子仓皇地转过身,一把扯住伊妮德的手腕,跌跌撞撞地逃出了这个房间、这条楼梯与这幢建筑。

————————————————

埃里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别墅的——他和伊妮德关于地下宫殿的约定当然作废了,没有任何办法。整个过程中,他焦躁不安,反复徘徊,惊惧地感到难受并且渴望,又羞于纾解。他的记忆反复徘徊在那对贵族男女性|交的片段,浑身像是点燃了一团火。又笨拙,又有着野兽的本能。他根本不愿意与伊妮德呆在同一空间里,勉强地忍过了马车上的时间——她离他那么近,空气里似乎飘散着她头发的馨香。露出的手腕是多么洁白……该死的!埃里克狠狠把自己的背砸在柜子上,然后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颓废地揪住了汗湿的头发,无法面对内心的溃败与羞耻。

这太令人难堪了——是的,埃里克不是对于性|欲一无所知的毛头小子。在他过往的人生中有过几次短暂的自|慰,但那往往因为内心的耻辱与自我厌恶而终止。更何况他唯一爱戴崇敬的女性就是克里斯汀,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她当作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哪怕只是暂时的。而其他女人对他来说又只是憎恶事物里的一部分——埃里克少年时代对于性的尝试就这样戛然而止,他长久过着的是苦行僧一样的生活。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见过其它男女的交合——太多了,在巴黎歌剧院这座宏伟辉煌的建筑里,藏着无数个肮脏的小角落,又有着无数个肮脏的小秘密。曾经的歌剧魅影就数次撞见过躲在各个地方偷欢的男女,他们有的是情真意切的爱情鸟儿,违背父母的意愿私会结合,有的是逢场作戏的中年人,你情我愿大家心知不必当真地求一场快乐。无论哪一种都无法激起他的共鸣,相反的则是更深的厌恶和对自身的恨意。埃里克通常会恶意地惊吓他们,甚至弄出一些房梁断裂之类的情况来——但说到底,他对于这些人的情|欲是厌恶而略带漠然的。

肮脏,糜烂,粗野。他冷冰冰地注视着,无法想象有人竟会深陷其中。

今天见到的场景与他过往曾见过的那些本质上其实没什么不同——大概有一点,那就是他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在尝试融入人间,加上之前为克里斯汀的事烦心,他有小半年没见过那些景象了——可是依然说不通,他怎会突然之间感到那肮脏、令他暗自垂涎又无可奈何的东西使人激动?那不应该!可是今天的一切就像打开了那个开关,心底的欲望被唤醒、复苏,他僵立在原地无法动弹,控制不住地看着那对丑恶的男女出于欲望交合做|爱……他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渴望,像是兽的本能觉醒。而这种觉醒使他又惊又痛。拉着伊妮德的手腕离开的时候埃里克几乎以为自己会的欲|火会灼伤她的圣洁,或者她的圣洁会灼伤他的情|欲,那都一样——幸好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埃里克厌恶自己灵魂里的那头野兽,并且讨厌关于兽性的那类东西——那是失控,随时随刻会把他从现在的光明世界拖回深不见底黑暗的失控。可是他不能不被那种情|欲沾染。那东西本来就藏在他的心间,一旦被唤醒便如春风吹芽,大地欣然。欲望!欲望的烈火!埃里克在地上精疲力竭地嘶吼、翻滚、用身体去撞击墙壁和衣柜,来抵抗这种丑恶又诱惑的、火烧一般的欲望。他能感到下|体的勃|起,并且羞愧不安、躁动难忍,夹杂着难言的厌恶与一丝希冀……终于,地板带来的疼痛摩擦消磨走了那种强烈的欲望,埃里克已经浑身湿淋淋如同一条刚离水的鱼。他来不及做任何事,仅仅只是倒在了床上——几秒钟之后,他便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但这并不是个平静的梦。

刚开始他好像是在被人操控着,被一种神秘未知而渺茫的力量牵引着,在光路中行走,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温暖和安全。接着,他身心轻松地降落在了一张大床上,身下是洁白松软的被子。他的精神处于一种异乎寻常的高度活跃,同时又达到奇妙的宁静。他想,身边应当有一个女子,接着他身边就出现了一具女性的身体。出乎意料的,埃里克并没有任何的恶心、厌恶或不适。他只是平静而激动地翻身压在了女性的身上,他们的衣服自然而然地消失了,埃里克亲吻着对方的脖颈。

一开始,女性的面容是模糊的。也许是笼罩在雾里,也许是埃里克并没能去注意。他感受到的只是柔软的不可思议的丰盈,还有纤细的腰肢,乃至洁白的大腿……他着迷地亲吻她,膜拜一样,却又怀着独特的脉脉温情。她的两条手臂蛇一样地缠上了他的身体,埃里克的神智很清明,但他的眼睛却被什么合拢了,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些影子。他们长长地接吻,他的手游走过她的躯体,发出满足的叹息和难耐的轻喘,她吟哦,他低吼。生命的韵律如此契合,又如此神秘。她洁白柔软的身躯陷在床被之中,又与那洁白柔软的床被一同起伏——他们就像是在海上,就像是在云间,就像是在梦里,一切都是最为美好的。

那就像是个梦,埃里克亲吻她湿润鲜红的嘴唇,按揉她洁白柔软的乳|房,摩挲她修长优美的大腿……梦是迷离、狂悖而颠倒的,但偏偏她和周围的一切都是云朵一般轻盈、洁白和干净美好的。埃里克在她的怀里尽情感受情与欲望,他感到自己在深深地与她相爱着,他们相拥了几乎有一个世纪,洁白的云朵漂浮在他们周围……床消失了,被子化为了柔软的云朵,只剩下他们在阳光与云朵之间,毫不羞愧、自然而然地亲吻和做|爱。埃里克漫长地享有这份光明和温暖,与这不知名的女子。他的心里好几次都想到了一个名字,但嘴里怎么都叫不出来,他现在不记得那个名字了。

他们相爱和做|爱,女性的身躯与云朵一样柔软洁白。终于,有一道白光高高地抛过,电光火石间,明媚的颜色一瞬间映亮了埃里克的眼!金色的、海藻般的长发,还有湛蓝的、似睁非睁的温柔眸子……这不是他深爱的克里斯汀·戴耶,这不是克里斯汀的头发和眼睛!这是——这是——埃里克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后退和远离,发现那熟悉的却无法说出名字的女子用一种悲伤而包容的目光凝视着他。接着他大叫了一声——他开始迅速地往下坠落、坠落、穿过她身体一般洁白柔软的云层——猛然间,他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醒来了。

埃里克一下子翻身坐起,这个大动作使他双腿移位,同时感受到了大腿处沾着裤子的冰凉粘腻——他不敢置信地伸手去摸,手指上是带着腥味的白浊。猛然间,自我厌恶和痛苦击中了他,埃里克栽倒在床上——但是这种痛苦比之前轻得多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强烈的不安与自我怀疑。“我怎么会梦见她?”埃里克自语着,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我怎么会梦见伊妮德?”

——是啊,怎么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