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语与人言(1 / 1)

“我想,”伊妮德斟酌了片刻,才温存地答道,“我能够听见你的歌声,大概是因为此前的我的确已经死去,而完成交换之后,美人鱼的歌声又赋予了我另一种特质的缘故——您知道,她总不能凭空将歌声塞到我的喉咙里,一定相应地改变了体质作为媒介才是。”

“但是,”埃里克的心尚未放松,伊妮德的话锋已然一转。含着轻柔却不容忽视的力量,金发蓝眸的少女慢慢地说道,“对于你的决定……我想,我的确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她惋惜地叹了一声:“你不应当用歌声去交换容貌的。”

那一刻,埃里克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冰封在了血管里,耳边一片轰鸣声。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无法思考,大脑中一片混乱——接着,凝固的血管爆裂开来,冰冷的血液回流倒入心脏,有什么东西在嗡鸣作响。他的脸烧得通红,前所未有的恐慌与愤怒袭击了他的心脏,甚至埃里克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愤怒——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用很大的声音分辩道:

“您这么对我说,那又是为什么呢?无论是歌声还是容貌,都是我自己的东西。我选择舍弃一样去成全另一样,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您又凭什么说我做错了呢?”到后面,因为情绪越来越激动,他几乎有些胡言乱语了。

“不,埃里克——冷静下来。”伊妮德同样站了起来,她用一种满含担忧和关切的目光望着埃里克——这使他倍感耻辱。金发少女伸出那双洁白的小手想要安抚面前男子狂躁的情绪,却被对方狠狠地一把拍开。“滚开!”埃里克吼道,像是某种受伤的野兽。

伊妮德于是不再说话了,她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当她感到埃里克的情绪稍稍平静下来之后,她才开口说道:

“您这么畏惧失败,又肯不给自己留退路,通常来说,是会后悔的。”

埃里克听完这句话之后也冷静下来了,他说:“但我已经到了孤注一掷的地步。即使没有这个交易,我也会想尽办法去挽回我的爱情——”

“用您的歌声?那应当是最适合您的办法。”

“可是你根本就不明白,克里斯汀她——”

“您真的是为了自己的爱情吗?”伊妮德突然发问道,埃里克不由愣了一愣:“什么?”

“您真的是为了自己的爱情吗?”金发少女继续问道,目光湛然。她一针见血地指出:“假如您真的是为了那个女孩,为了克里斯汀,那您为什么还没有去到她的面前,展示自己新生的容颜?您不是不顾一切、孤注一掷地为了她选择剥夺世人聆听天使之音的权利?那为什么我却见到您失魂落魄地走在巴黎的大街上,现在又要来向我寻求肯定?”

埃里克感到自己被激怒了。

“我当然是为了克里斯汀,为了我的爱情!”他吼道,性格中野蛮与狂暴的那一部分展露无疑。此刻他丝毫感受不到面前的是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少女,站在他面前的,是阻止他、反对他和克里斯汀在一起的一切,是否定他、深挖他在决绝背后的虚弱与迷茫的一切,是彻头彻尾的敌人——一个总和。他激烈地控诉道:“我爱她!你懂得那个吗?爱情就是诚惶诚恐,就是再三斟酌,就是想把最好的一切展示给她!我寻求肯定,那不过为了坚定我在她面前的信心!也许我有些盼着旁人来友好亲切地对待我吧——可那及不上克里斯汀爱情的万分之一!我对克里斯汀的爱情足够让我做出那样大的牺牲,您竟敢否定我的爱情!”

“人的第一反应是不会骗人的。”伊妮德喃喃地说道,埃里克剧烈的话语恰恰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某种虚弱——与孤立无援。但她叹了口气,没有再为难这个陷入自己情绪的可怜人。

“我并没有否定您的爱情,”她道,“而且我也并不认为,向旁人寻求肯定,无论是爱人还是尘世——那些都不是可耻的。没有歌者不需要听众,没有一个人不需要诉说和倾听,活在这世间——只是你若要用神的语言说话,就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听得懂。”

“你用神的语言说话,人们又怎么会听得懂呢。”伊妮德悄然重复道,仿佛想起了什么往事,神色渐渐沉寂下来。金发少女很勉强地笑了一笑,回到之前的话题。她轻声叹了口气:“况且,埃里克,爱是不能遭受誓言的要挟的。”

“爱情是不能遭受誓言的要挟的——你使它背负得太过沉重,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上面,这反而会伤害到爱情的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