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人(1 / 1)

他们坐在长方形的桌子两头,手执刀叉,面对盘中的食物。桌上是极为丰盛的佳肴,它们由雕工精美的金、银、瓷的盘碗装出,错落有致地摆在胡桃木色的桌布上。蔬菜沙拉、鲟鱼、马卡龙、枫糖苹果塔、闪电泡芙、鹅肝、烤鸡、巧克力酱,这些精致美味的餐点对于饥肠辘辘的主客无疑是极为周到的款待。然而埃里克咀嚼着海鲜浓汤底的鲜贝一言不发,伊妮德却始终克制地品尝着面前的面包和清水。

她用餐的姿势非常优雅,背脊挺得很直,没有一点倚靠在椅背上的样子。那高高的椅背上套着的米色套垫,依然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尽管衣着贫寒,尽管取用的仅仅是清水和面包,她身上始终体现出贵族精致优雅的生活风度。这份风度令她厌倦地轻皱眉头,但固然不曾改投粗俗的门庭。至少埃里克为此而庆幸,因为他的确欣赏她谈吐时的风度。言辞不多,温和安静,但适当、妥帖。

“我有个冒昧的问题想要请教您。”在吃得差不多时,埃里克感到他酝酿好了。他有些狐疑地盯着金发女孩的面容,但那目光始终很坚决,没有片刻的移转,“请问您……是人类吗?”

“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听见你的歌声。”——巫婆如此说道。

伊妮德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刀叉,在埃里克如此郑重惶恐、甚至带着些不安的询问中,金发女孩反而露出了一个很柔和的微笑。她说道:“我想这并不是您真正要问的吧?”

埃里克没有动弹,他只是盯着她的脸看,仿佛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笑容渐渐从女孩的脸上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很淡的影子。伊妮德的目光恍惚了一瞬,她安静地垂着头想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寡淡地开了口。

“我曾经死过一次。”

“那么,是什么使您为之而死呢?”埃里克紧追不放,他预感自己就要得到一个答案——或就要得到一个同伴,一个暂时的慰藉了。果然,她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问道:“你也见过那个巫婆了吧?”

埃里克全身上下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是的,是的,我当然——哦,那么您呢?您从她那里得到了什么?您说的‘曾经死过一次’又是什么意思?还有您——”他稍稍迟疑了一下,仿佛不知道该不该问这个问题。但他最终还是大胆地问了出来:“您——您曾经感到后悔过吗?”

女孩儿安静地看着他,湛蓝的眸子如初见时一般澄澈如洗,明净安详。她首先回答了他的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埃里克最畏惧、最不想面对偏偏又最在意的问题。

“没有。”她说道,神色安静恬淡,面容上仿佛有着淡淡的光晕。

“啊……”虽然早已从女孩那总是微笑的神情中得到某种端倪,但真正听到伊妮德说出这个词,埃里克还是感到一阵如释重负。因为这说明巫婆的一切并不是一个骗局——人们的确能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他们的确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他现在感激上天让他遇到伊妮德了。

“那么您向她索取了什么呢?”埃里克问道,很急切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但神情显然不自觉地放松了一些,“您又用什么作为交换呢?”

“我,”女孩沙哑地吐出了第一个词,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从她那里得到了海的女儿,小美人鱼的歌声……作为交换,我放弃了我的财富、名誉、爵位以及曾经的身份。所以我告诉您,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过往的那个我已经死去了。”

“您说什么?”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埃里克大感吃惊。那美妙的、海妖一般的歌声竟然真的是来自海底——这歌声属于为爱情而死的小美人鱼而不是伊妮德——他交给巫婆的歌声也会被这样地出卖出去吗?一个又一个念头在脑海中跳跃闪烁,但他真正问出来的却不是其中的任一个。事实上,埃里克几乎是带着一些怒气和不解问出这个问题的。

“您说财富?财富怎么能及得上那样美的歌声?财富有什么资格换得那样的天籁之音!”

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才意识到这大概是个冒犯,然而某种奇异的信心使他没有立即道歉,而是目光炯炯地盯着女孩的面容,等着她给出某种答案。伊妮德在长桌的另一边,双手交叠着置放在餐桌上,始终安静恬淡的神色中仿佛有一瞬间跳过被冒犯的怒意,然而那怒意一闪而逝。她仅仅是安静、包容甚至是温和地说道:“那不仅仅是财富。”

“那不仅仅是财富,我所放弃的,是我从出生就拥有、并在其间度过了整整十七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