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邀请(1 / 2)

在回到别墅的路上,埃里克有过无数狂悖迷乱的幻想。这些幻想是黑色的,渗着绝望的毒,又透出一丝凄迷的苦。他以为关于少女的一切不过是个梦境,他自己幻想出来的景象。他又以为这是巫婆的另一场骗局,抑或是一个引诱他堕得更深的陷阱。那金发的少女怕不是由海底的女妖所化,要取走他最后的一息性命。然而埃里克别无选择,他只能向着地狱或者天堂一路狂奔。

心里有个声音催促着他弄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也许弄清了少女能听见他歌声的缘由,一切便会——啊,一切也许不会更好,但总不会更糟。埃里克在居所的门前止步时已是满面汗水、气喘吁吁,他脖颈处有一二青筋显现,面容上的急切使他看起来像是某种粗野的兽。然而这种粗犷野蛮却渐渐地消失了,转而化为一种奇异的平静神情。锁孔里正跳跃着美妙的音乐,塞壬向他投来了充满柔情的一瞥。埃里克推开门的时候,内心是寂静的。

他的心很快被另一个人的情感填满。

灰袍少女正背对着他,坐在那架白色钢琴前的钢琴凳上。海藻般的金发披散在背后,灿灿得如同照亮了一室的日光。她的歌声或许可以更加明亮,然而随着手指下流利的旋律带出的,却是沉静博大的思缅,压抑着难以察觉的郁郁火焰。濒临离去与死亡的边缘。

她唱道:“敏感忧郁的紫罗兰何易凋零?

高尚的沉思渐成驯服的缄默,

心灵依旧忍受烈火之灼烧。

眼见白昼为胸中升起的浓雾遮蔽,

痛感宇宙无垠而生命囿于空虚渺小,

宁将自身投向人世孤注一掷。

我的运命在高声呼喊,

莫要在无知的蒙昧里抱憾终身!

命运啊,回答我吧。

为何生命之荣光无可遗忘?

为何灵魂在门外苦苦地敲?

为何埋葬了我死去心灵的大海,

要向两边分开?

它张开了壮阔的波浪的两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