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尘世的耳(1 / 2)

覆盖着白雪的街道是如此寂静,少女清亮柔和的歌声逐渐不闻,属于巴黎的喧嚣自前方侵袭而来。当埃里克重新踏入城区的那一刻,他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

他如此厌憎,又如此渴慕这个世界。

此地的浮华喧嚣与往来人群曾使他背弃歌喉。埃里克清楚自己有着英俊的容颜,然而面对行人投来的目光却无法不颤抖。寂静的雪地与天使的歌声刚令他遭受数番冲击的心灵平静下来,庸俗与浮华的无声嘲讽又使疲惫虚弱的灵魂不甘地颤抖。他接近此地,他又远离此地。

他还记得答应过少女的事,在一家面包店,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片刻后,埃里克拿着装好的清水以及两块面包踏上返回的路程。完成一次购买的举动对巴黎人算不得什么,但于埃里克来说显然有着崭新的意义。和人的交往——十分简单和普通的交往使他的心感到一丝由衷的愉悦,也许他以后的生活就将是这样。没有歌声,但会有爱还有朋友,会有平凡普通的生活。这样也不错,埃里克想道。但上天仿佛偏偏不肯叫他的心有片刻安宁似的——当他转过一个角落,不经意对墙上的海报扫了一眼时,埃里克顿时失去了呼吸。

那是克里斯汀。

年轻美丽的女郎身着伯爵夫人华贵的长裙。带卷的棕发高高盘起,其间插|入无数精美的珠宝首饰。她有着苹果般甜美的脸蛋,细密的睫毛下是泛着柔波的棕眸,娇嫩的嘴唇就如同玫瑰的花瓣。女郎本身的魅力赋予了角色似水的柔情,令那欲|火焚身的伯爵夫人显得如此可怜可爱。那带着洁白长手套的手臂正高高举起,是克里斯汀在舞台的中央放声歌唱!

“《哑仆》的海报——属于戴耶的荣耀。”

一位行人不知何时已来到埃里克身边,与他并肩站立。行人以一种近乎崇拜的情意凝视着海报上的克里斯汀,喃喃的话语显示出他依旧沉浸在戴耶带来的激动中无法自拔。

“她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真不敢相信我曾听过那样的歌声!人怎么会有那样的歌声啊!就在那个奇迹般的夜晚……啊,卡洛塔!卡洛塔算什么——戴耶是如此不可思议,她的美貌与歌声征服了所有人。她令听众如痴如醉潸然落泪,她令歌剧红伶的骄傲黯然失色,她甚至要令《哑仆》这样一部二流歌剧载入史册!戴耶……”

她是如此美好。

埃里克痴痴凝视着克里斯汀的形象,强烈的悲伤与绝望就这样涌入心头。

他赐予她歌声,赐予她荣耀,为她剥下自尊,选择容颜之谄媚……但他却再也不能与她一道放声歌唱了。当埃里克审视心灵时他惊愕地发现,曾经的导师甚至幽密而可耻地嫉妒着……他那纯洁美好的学徒。在容颜修复的狂喜,歌声离去的惶惑与少女歌喉的震撼后,克里斯汀美好形象的出现使他疲倦不堪的灵魂终于爆发出最……悲抑的哭声。

埃里克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摆脱了那个喋喋不休的戴耶崇拜者,又是如何失魂落魄在一个无人的街头不慎打翻了清水,并浸湿了飘零的法郎,如何去而复返不顾一切撕下那张海报紧紧抱在怀中。这张海报是如此单薄,很快便被他的胸膛捂热,但埃里克的心却冷得直掉碴。近乎绝望的悲伤冻住了整个灵魂,他再也不能与她一同歌唱,他那只属于自己的歌声也成了一种挣脱不开的惩罚。除了紧抓着的海报,他其实什么都抓不住。

他行走在人群里,慢慢抬起头,以孤独而歌。

歌声就如同一种释放,那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使埃里克很快便泪流满面。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漠然的人们从他身边走过,也许发出对容貌轻浮的赞叹,但他们被与他隔绝开了,这简直不是在一个世界。分明是他的歌声抛弃了他们,可是埃里克却感到自己又一次为人世所弃。最深刻也是最致命的孤独,没有人能听见他心灵的歌声,没有人,不会有了。从此以后不会有理解,不会有认同,有的只是魔法的修复带来的谎言。一切都是假的,什么都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