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里的歌声(1 / 2)

埃里克愕然翻身坐起。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镜子中的男人——狰狞的肉瘤、裸|露的粉肉与外翻的皮肤,还有数不清的坑坑洼洼都消失不见,留下的是一张俊美如天神的面容。这张脸……这副面容就宛如一首最美的咏叹调,连上帝都会想要亲吻的。所有的一切都超乎想象,而埃里克的右手正放在这张脸上。埃里克放下右手,镜中的男子便也放下右手。这是他的脸,千真万确。

埃里克站了起来,在原地激动得喃喃自语,癫狂的词语从嘴中吐出。他一会儿狂喜,一会儿焦虑,他在地下宫殿走来走去。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右半边脸的完整与微微的冰凉,这是真的……他得到了……

忽然间,埃里克不知想起了什么。他一下子又扑到了镜子前,手下意识放上喉咙,那里空空荡荡——黑丝带消失了。

“只要你割断脖颈上的黑丝带——”巫婆沙哑刺耳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埃里克感到一阵不安,他试着在周围的地面寻找,但都没有那条黑丝带的踪影。但是,看着镜子中神祇般的容颜,埃里克对自己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不安逐渐消退,喜悦逐渐充盈了心头。他能够走出这阴暗的地底,现在就能。他将走在巴黎的街头,让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将和过路人互相点头致意,他将能够入住那套早为自己和克里斯汀准备好的花园别墅——黄铜钥匙此刻就在他的手心。他将以埃里克的身份光明正大活在世上,他将拥有曾经渴望的一切!

埃里克沿着长长的、黑暗的甬道疾奔,手里只不过抓着几张乐谱手稿以及存放金币和钥匙的黑丝绒袋。黑暗从未如此令人难以忍受,光明从未如此令他雀跃向往。埃里克是如此痛恨这甬道的幽长——终于,他推开了那扇门,一缕阳光洒在他新生的面容上。

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

埃里克浑身僵硬地走在巴黎的街道上,惶恐、胆怯、迷茫而又感到由衷的幸福。他就好像是得到大人允许打破禁令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又激动不已。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纷飞的雪花中巴黎有种安详的宁静。被雪掩埋的城市有种不可思议的干净,哪怕知道雪化后会是满地横流的脏水,但这一刻,埃里克由衷喜欢这场雪。巴黎在他眼中是如此美丽,他禁不住想赞美上帝。

埃里克没有戴他的呢帽,也没有戴他的面具。歌剧魅影身着黑丝绸所制礼服,佐以羊毛披肩,看上去只是巴黎寻常的艺术家或者贵公子——不,歌剧魅影已经消失了。他想,只有埃里克——一个巴黎男人。他微笑起来。

他发自内心的微笑使常年阴寒的面容散发出奇异的色彩,俊美如天神的容颜让街头的人们禁不住瞩目。金碧辉煌的马车掀起华丽的帘子,贵族少女看向他掩面窃笑。路的转角,抱着一大盆待洗衣物的贫家女子低头匆匆而行,不经意一抬头,看见那俊美男子亦是讷讷无言,羞红了脸。真的,最开始的埃里克,面容便是一半天神一般魔鬼。当魔鬼的痕迹被抹去,那神祇的福祉终于要为世人所赞叹了。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