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与黑丝带(1 / 2)

1871年,巴黎歌剧院。天台。

一枝玫瑰落在雪地上。

红色披风的少女有着雪一样洁白的柔荑,轻轻挽在金发男子的手臂上。夏尼子爵正与他心爱的少女高歌,诉说他炽热的爱意与永不分离的誓言。克里斯汀,这是他心上人的名字,多么美妙,多么动听,从他口中一声声轻柔地吐露时,仿佛能牵动着整个心灵。他的心上人有着玫瑰一样娇艳的面容,那对棕色的眸子总能在他心里掀起柔波。克里斯汀,克里斯汀。

无边的黑暗降临在夜晚的巴黎,也从四面八方压向这对刚刚定情的年轻人。但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只有那份似水的柔情。雪夜里有远远的钟声传来,歌剧院的喧嚣这一刻如此遥远。

雪从空中纷纷而下。

情人间的携手高歌终止于一个缠绵的亲吻,绯红着脸颊的少女向他低语:

“快备好你的良驹,与它们在门口等我。”

金发男子含笑回应:“很快你将重回我身边……”

“你将守护与指引我……”少女的歌声逐渐低不可闻,她先推开了天台的那扇小门。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渐次远去,而天台也终于回归寂静。

不,还有一个人。

或许将他称为鬼魂或是魅影更加精确,但他的确是个人。

纵然白面具下是丑陋如厉鬼的面容。

他的名字是埃里克。歌剧院的魅影。

玫瑰依然躺在雪地上。这支从它无数同类中精心挑选出来的花儿依旧如此娇艳欲滴,连停留在其身上的白雪都仅是更衬托出它的美丽。那碧绿根茎上一根不见的小刺,以及黑丝带轻轻系成的蝴蝶结,都仿佛在诉说前主人曾经对它的用心。但是从它被丢弃在地上的那一刻,结局已经注定。

黑色的阴影被投在了玫瑰之上,那鲜红染上阴影似乎透露出某种不祥的命运。一只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将它拾了起来,慢慢拿到一张戴着面具的面容前。

黑色披风的男人有着一张无法令人不瞩目的面容——左半边英俊犹如神祇,右半边却为一张薄薄的白色面具覆盖,更增添了男人的神秘。他的眼睛是绿色的,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光。那痛苦而心碎的目光能令天使流泪!此刻那目光正在玫瑰上。

“哦,克里斯汀,克里斯汀……”

“我给了你我的音乐,使你歌声飞扬……而如今你却是如何回报我,欺骗与背叛我……他当然会爱上你,当他听闻你天籁之音……克里斯汀……克里斯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