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1 / 1)

这是我的第四篇魅影同人,也将是最后一篇。

前面三篇,第一篇《[歌剧魅影]音乐天使》,一个哑女,陪伴魅影走过剧情也走过他的生命。第二篇叫《[歌剧魅影]歌者》,21世纪的灵魂歌者与19世纪的音乐天才,一次灵魂的碰撞以及最终的臣服。第三篇叫《[歌剧魅影]布娃娃》,童年的一个吻,自我的救赎以及爱情的来临。

在写这三篇同人的过程中,我对魅影也就是埃里克的感悟越来越深,《音乐天使》里的埃里克还只是一个爱而不得的疯子,《歌者》中则更多写了他对光明与地上的向往挣扎,而《布娃娃》中,女主角洛蒂儿时给予的那个吻使埃里克在正文出场的时候就已经不同于我们所知的歌剧魅影,他在我略去的岁月里已经完成了自我救赎。而他解除了黑暗的枷锁,成为了洛蒂的光明。

在《界桥》,我想写出第四个魅影,和前三个不同的魅影。他的性格会更加复杂,既自卑又自负的男人,挣扎在命运赐予的选择中,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如果说我在《布娃娃》中略去了他的自我救赎过程,那么《界桥》则是完完整整展现了这一过程。这一次,我的主角不是那个获得魅影爱情的女孩,而是魅影本身。并不是只有爱情才能完成救赎的奇迹,我相信人唯有自救才能不沉溺于黑暗。我要给埃里克一个机会,让他自己救赎自己——尽管,这一次救赎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惨重。

相对应的,女主角enid,伊妮德,比起爱情,我更多将她的形象塑造为魅影的对照组。伊妮德是一个很坚定的女孩,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清楚魅影追求的并不是他自己真正要的。她指出那一切,但是因为她对于魅影怀有的爱意使对方不肯理解她的用心。伊妮德拥有一颗敏感丰富的心灵,她在人世间漂泊流浪,见多了麻木卑琐渺小的灵魂,而埃里克的灵魂却是丰满的,奇崛的,瑰丽的,壮美的,尽管其中有丑陋黑暗的部分,但灵魂长久的饥渴还是使伊妮德爱上了他。伊妮德与埃里克,被命运禁锢在一起,相爱却无法承认。

为了得到人间的通行证,埃里克接过了巫婆的黑丝带并系上。从此,他残缺的右脸被修补,英俊如神祗,代价是人世间再无一人能听见他的歌声,除了他自己。当他终于有一张英俊的脸,可以不再受人歧视,置身人群中而无法歌唱的埃里克,感受到了另一种更加致命的孤独。他亲手杀死了音乐天使,只留下一个爱着克里斯汀的男人。如今他却发现单薄的爱情不足以支撑失去了音乐的生命。这个时候,伊妮德出现了。

伊妮德同样与巫婆做了交换。她得到小美人鱼的歌声——巫婆便是《海的女儿》中那个巫婆——代价是贫穷与永无止境的流浪。永远不能停留,永远不能回头。她因此放弃了贵族的出身,公爵小姐已经死去。加上人鱼的歌声,因此她不属于人世的范畴。她能听见魅影心灵的呐喊。于是,顺理成章的,两个同样怀着对人世的秘密的人走到了一起。

那是命运的厚待也是嘲弄,伊妮德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但她当时并不明白“永不停留,永不回头”的惨痛含义。而埃里克在深感失去音乐之苦后,坚信自己为之付出的爱情愈发崇高而绝不肯放手,更不肯相信这爱情的虚妄。两场交易,造出一种最不可能的局面,恰恰逼视两个人的心灵。

在最终的毁灭前,埃里克上演了两部歌剧,《海的女儿》以及《唐璜的胜利》。海之声与烈焰之歌的激烈碰撞中,希望无声无息地被杀死了。如果要重新做一次抉择,代价是生命,那么如何选择?这是三个不同的结局,在唐璜之夜后,命运无可阻挡地将他们推到了那个路口。

这是我写的第四个关于魅影的故事,也是我塑造的第四个魅影。固执、自负又自卑,骄傲而胆怯,我试图完完全全展现出他了。同时,我也希望,这一次的女主角在面对魅影的时候能够不落下风。虽然爱情最先束缚住了她的翅膀,但是选择爱情并不意味着失去自己。杀死她的不是爱情,而是命运。她依然是那个温柔而骄傲的enid,纯洁无暇。

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