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3章 耻辱(月票2098,下次2198时加一更)(1 / 2)

.,

——————

一声巨响,海岛被洞穿,洞穿后,水域荡涤,魔君从水中冒头而出的时候他身后的海岛已然噶擦粉碎。

整座岛碎裂了。

站在水中的魔君浑身湿透,魔甲里面有血水一寸寸渗出,但不是血红的,而是漆黑的。

真正的魔血,真正的魔道魁首,但他流血了。

面无表情盯着秦鱼,他眼里有火。

而高空悬浮的秦鱼俯视他,“你说得对,不动用魔种,我杀不了你。那么,一旦用了...”

她手一划,执王杖指着他。

“你必死。”

魔君眯起眼,忽笑了。

“我承认你很可怕,资质也远超过我。”

“但你越强,于你越非好处。”

这话什么意思?

秦鱼皱眉,而魔君却是一手放在胸口,面上带着奇异的平静表情。

他的胸口融化了,变成了一个漩涡。

那漩涡不大不小,漆黑扭曲,却有一种很可怕的气息——对所有魔种而言,都有可怕的褫取能力。

起码狗头这些体内有魔种的人都有一种体内魔种不受控制的屈服感——想过去,想被吞噬,想臣服于他。

“明知你魔道天赋胜于我,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为何还要将魔种给你?无非是有利可图,也有把握控制你,当然,你一向狡猾谨慎,也早已猜想到,所以不肯轻易动用魔种,也一再用你的强大灵魂镇压控制它的魔性。”

“当然,你的灵魂之强大远超我的预料。”

“不过那又如何?”

魔君伸出手,手掌之上萦绕一团旋涡之中游走而出的黑气。

“给你的魔种是我祭魂过的,它本就属于我,你,不过是它的一个培养仓。”

“承认吧,青丘,你败了。”

这是一种逆转。

那一时,秦鱼的皱眉并不能改变她躯体之中强大的魔力扭曲暴动,那是不受控制的感觉。

而她体内的魔种...躁动不安。

要被褫夺了!

而在褫夺之前,早已扎根她体内的魔种就像一个贪婪无比的吸血虫,正在疯狂汲取她躯体中的养分,也如同瀚海朝伊袒露的柳如是遭遇——魔种,是一种黑洞,它会吞噬掉你的所有力量,成为他人腹中之食。

————————

天藏境跟衍沙塔楼的人以及白眉等人已经到了。

薛笙、南宫寐跟白眉都被眼前一幕惊得够呛,南宫寐面色难看,“不能让魔君吞噬了那青丘的魔种,否则就是我们所有人联手起来都不是他对手!”

白眉:“那你先过去?”

南宫寐:“...”

不管谁先过去,总不可能不过去,任由局势如此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