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给一营长的建议(1 / 1)

.,

一营长很清楚,这个机会自己绝不可能错过,因为能有效阻击他们的节点本身就不多,而且经过昨天的较量,一营长很明白,靠着正常的围追堵截,自己一营是拿这些集训队员没有任何办法的。

而后面的风沙天气,能在很大程度上帮自己的忙,因为地图显示,那里是无人区,只有一条公路,如果集训队员搭乘车辆从公路穿过,自己随便设个卡,百分百就能捕获他们。

我就不信了,在平整的戈壁滩上的公路,他们还能拿我们的装甲车有什么办法。

如果他们不选择搭乘车辆从公路走,而选择徒步穿越的话,那就更是自寻死路。

沙尘暴天气下,选择徒步,怕是不用自己找他们的茬,他们就得发信号求救了。

一营长连忙对身后的通讯员喊道:“通知各连排班长来指挥车外集合,立马开会。”

通讯员见到一营长情绪着急,立刻拿起对讲通知下去。

说完话的一营长并没有着急走,而是看向孟川,问道:“孟主任,后天你打算怎么办,能给我透露一点吗?”

孟川笑道:“我的打法一直没变过,依旧是各教官小组单独出击,不过我要劝你一下,后天经过的地方有流沙区域,你的装甲车辆在那里可能不是很好使,我建议你多练习一下单兵吧。”

一营长听到孟川的话,顿时愣了,“流沙区域?”

一营长知道沙漠地区是可以行驶装甲车辆的,追溯到一百年前,北非战场就已经打了很多场沙漠坦克大战了,虽然坦克在沙漠区域,速度会降的很慢,但不管怎么样,也比人走的快。

况且,全世界陆地面积中,三分之一的区域都是荒漠地带。

哪怕是咱们国家,荒漠地带的面积都占了国土面积的27%,这么大面积的地带,军事装备研究过程中,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点的,所以装甲车本身研究的时候,就是可以通过这些地方的。

但有一个地方除外,那就是流沙区域,因为流沙每年都在缓慢移动,沙漠中的沙子非常细小,地基非常不稳,所以几乎没有任何车辆能在上面行走,走着走着绝对会陷车,哪怕装甲车用的履带面积,对沙漠的压力甚至比汽车轮子还小,也依旧会陷车。

其原因就是,流沙区域的沙漠,太松软了。

一营长看向孟川,“那你的意思是,追击集训队员,我还要放弃装甲车辆,徒步去追?可是那里有沙尘暴,就算我有心涉险,战士们也承受不住啊。”

孟川点点头,“我同意你的说法,你是一营长,你有权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你的防区经过。”

这话一出,一营长脸色一红,他已经三十岁了,做事慢慢变得老练起来,虽然孟川的话,并没有伤及他的自尊,但是看着对手大摇大摆的走过去,自己却无能为力,这却触及了他的底线,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

当兵的如果怕死,那还当什么兵?不就是沙漠区域吗,闯进去死在里面,也比看着敌人过去自己无动于衷的好。

一营长突然立正,表情严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当一营长刚转身的时候,孟川说了句话,“我在沙漠地带打过仗,我给你提供一个建议。让战士们带足三天的水粮,防毒面具也带上。另外以班为集体,班长带头,班副收尾,中间的每个战士都用安全绳锁死,这样走下去,起码安全性是不用太过于担心的。”

一营长点点头,“多谢。”

小胖子听到沙尘暴这个词的时候,也有点害怕,“师父,后天的行程,我还是不跟着你们进沙漠了吧。你们都是精英,各个身手不凡,在沙漠里不管是行走还是作战,那都是如鱼得水。”

“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我进去后,那不仅帮不到什么忙,还会拖累你们,而且我的无人机也扛不住大风,也无法起飞侦察,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

孟川本身也没想让小胖子跟着自己进流沙区域,这种考验单兵作战能力的区域,多带一个无作战能力的人,那都会耽误进程。

不过不带小胖子进沙漠,并不代表着小胖子可以闲着了,“据我所知,你的无人机可以进行信号接受放大吧。”

小胖子拍了下胸脯,“那是当然了,这对我来说不是难事,师父有什么任务安排?”

孟川现在就是特别怕自己的人真正遇到危险了,却无法求救。信号弹只适合晴朗天气,在沙尘暴天气下,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而能发射出求救信号的,也只有单兵通讯器了,但沙尘暴天气对通讯影响太严重了,自己就怕如果遇到危险,求救信号无法传达给搜救人员,这就比较麻烦了。

“我打算让你做个信号中继,帮我在沙尘暴区域内,搜寻求救信号,一旦搜寻到,立刻传给求救人员。”

小胖子听到任务,有点担忧,“师父,我倒不是怕任务艰巨,但是信号放大这个东西他是科学,并不是说我想放多大就能放多大。你是上过沙漠战场的,应该知道沙尘暴天气下,信号是有多微弱的,我就怕我完不成任务,耽误大事。”

孟川现在手头也没人可用,如果小胖子都完不成这个任务的话,那一营电子通讯车里的那几个人就更没可能了,“尽力而为吧,这是集训队员们必须经历过的坎,如果连沙尘暴天气都无法应付的话,他们就算是后面出国了也是死。不过我相信,对于这些经验老道的集训队员们来说,活下去的问题应该不大。”

小胖子郑重点了点头,“是,我一定用尽全力。”

随后话锋一转,“师父,你说一营都炖红烧肉了,咱们特培中午是蹭他们的饭吃吗?”

孟川听到这话笑了,“怎么,师父做的烙饼不好吃吗?”

小胖子连连摇头,“肯定好吃的,但烙饼是面做的,红烧肉是肉做的,这俩不是一个东西啊。”

孟川拍了下小胖子的肩膀,“行了,看你这个小胖墩,就别想着跟一营战士抢肉吃了。你要是吃不饱,多给你一个烙饼,特培接下来的任务还重的很,不宜过多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