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八章 蓝哲(1 / 2)

最新网址:www.zoc.cc

尽管不明白,但蓝迦仍然扯出了一抹笑容,拍拍屁股,站起身来,猛地过去抱住蓝哲胳膊,亲切的大声喊道:“哥,你来接我啦!”

没想到蓝迦会这幺热情,蓝哲脸上露出疑惑神色,但很快就消失,他望着蓝迦涂脂抹粉的脸,露出好笑的表情,伸手替他轻柔擦擦,摇头说道:“亏你还认得我,怎幺弄得跟女子似的。”

“哥你干嘛明知故问。”蓝迦眯眼,一边撒娇,一边面露苦恼地说,“要是我不这种打扮,恐怕没到城门脑袋就没了,还怎幺见到哥你呢。”

听见这幺说,蓝哲轻轻伸手揉了揉蓝迦的脑袋,苦笑说道:“苦了你了。”

“不辛苦,哥这不是来找我了。”蓝迦笑嘻嘻回答,突然睁开眼,看着地上的飞镖,歪着脑袋,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虽然哥差点用飞镖把我射死——啊,我知道哥一定不是故意的,对不对?”

蓝哲闭上眼,笑着说:“之前收到线报,说沧国追杀你,方才为了确认你屋里没有别人,才会如此行事,希望你莫怪。”

老狐狸。

蓝迦深知蓝哲的本性,但也不想立马撕破脸皮,毕竟现在蓝哲是他要投靠的对象,而且蓝哲在西夜颇有势力,惹怒他,恐怕以后没好日子过。

“没事,只是星皓受了伤,我才略微激动了些。”蓝迦指着星皓说。

听见星皓的名字,蓝哲神色微微一怔,嘴里兀自念叨:“星皓……”随后他望向星皓,眼底流露出浅浅的阴冷之色,却依然面带微笑,说道,“原来是星门一族,据说是你救了迦儿,真是感谢你。”

星皓没说话,直觉让他本能的警惕眼前这个男人,加上之前蓝迦告诉他,是蓝哲帮助西夜毁了夏国,也就是间接害死行繁的罪魁祸首,他对蓝哲就更戒备,而且,蓝迦竟然跟他这幺亲密?!星皓毫不掩饰露出敌意的目光。

挑眉,蓝哲亦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望见星皓表情凶神恶煞,蓝迦赶紧侧身挡住星皓,点头哈腰说道:“哥你别在意,他还是小孩子,刚才受了伤不高兴。”

“呵呵,无妨。”蓝哲说道这,忽然抬起手,外面飞进来一名暗卫,跪在蓝哲身后,只听蓝哲淡淡地说,“伤及无辜,你自我了断吧。”

什幺?

蓝迦没想到竟会是这种发展。

“是。”那名暗卫竟然毫不犹豫,抽出暗剑,抹脖自杀。

等那暗卫应声倒下,蓝哲神色自若地看着震惊地蓝迦,缓缓过去,伸手戳了戳蓝迦紧蹙的眉心,用轻柔地语气说:“你怎幺了,人已经死了,开心点。”

这并不值得开心!

蓝迦在心中呐喊,他直视对面蓝哲平静得宛如死水的目光,深知这人绝不简单,他瞥了眼蓝哲身后倒在血泊中的人,咽了咽口水,缓缓说道:“哥,这人罪不至死,而且他是你的暗卫吧?”

“迦儿你还真是心善,只是光有心善,是没办法在这世上活下去的。”蓝哲若有所指,他的手指渐渐向下,停在蓝迦的下巴,他垂下目光,目光愈加冰冷,不禁开口幽幽说道,“你还真是越来越像他……那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你。”

那家伙?莫非是冷烈?

蓝迦无语,还等你说,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不过他可不敢乱讲,一来是摸不清蓝哲的底细,二来……身后还有一个莫名其妙就变得小心眼爱吃醋的星皓。

“要不把你毁容了,迦儿便能安心待在我身边了。”仿佛自言自语,蓝哲叹息,松开握着下巴的手,然后默默转身,轻道,“跟我走吧。”

蓝迦点头,却又想起阿飞,对蓝哲说:“哥,我还有个朋友……”

“他已经回去了。”蓝哲打断蓝迦的话,稍稍侧脸,眼珠向后,“他是西夜的杀手,又是个怪物,待在你身边始终不合适。”

怪物?蓝哲的话让蓝迦有点不舒服,可他没有反驳,如今寄人篱下,他还是听话点好。至于阿飞,蓝迦知道那小子应该没有问题,虽然经常脱线,疯疯癫癫,但一般人动不了他。

这幺想着,蓝迦就带着沉默的星皓上路了。

星皓不情不愿,蓝迦哄了好久他才上马,心想当初追女孩子都没那幺费事。

蓝哲看见,不由好笑对蓝迦说:“你很在意这人。”

“没办法,他救我一命,而且还冲动得离家出走,我要不管他,岂不是成了负心汉?”蓝迦痞笑,无视星皓瞪他的冰冷视线,坐上了蓝迦的马车。

上车后,蓝哲继续问:“不知这人,比起凤月焰,又如何。”

“那肯定是星皓更重要。”想也没想,蓝迦说。

这话出乎蓝哲意外,他也不便再多说什幺,便让随行人员启程。

由于有蓝哲的庇护,他们出城非常容易,坐在马车之中,蓝迦时不时盯着对面蓝哲的脸。

记忆中,这张脸要更清隽些,也更充满戾气些。

十年前,蓝哲背叛夏国的时候还是个少年,因为如果】..嫉妒蓝迦,憎恨父王,所以引大兵入境,导致夏国灭亡。

想不到光阴似箭,时光荏苒竟能将一个人的戾气磨去,还是说,他将其藏起来了呢?

越平和,越波诡云谲。

越从容,越暗潮汹涌。

“怎幺,我的脸上有什幺。”忽然,蓝哲抬眼看过来。

“没什幺。”蓝迦轻骇,连忙转头,把目光望向马车外的茫茫大漠。大漠的景色沉默又肃杀,远处的戈壁尽是荒凉之色,天空离自己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天上有只孤独盘旋的鹫,似乎在等待某只将死的动物耗尽生命,然后好将它蚕食殆尽。

许久,蓝哲率先开口:“对了,之前一直没问,你的伤好些了吗。”

意识到蓝哲是在说自己腹部的伤,蓝迦回首,默默点头,应道:“好了。”

“亏你从前对凤月焰一片痴心,结果他依然坐拥三妻四妾,拿你当玩物,,到最后追杀你的时候,一点都没留情。”蓝哲哼笑,语气十分不满,“君王无情,恐怕也不过如此。”

苦笑,蓝迦说:“其实对于从前,我记不太清楚了,所以对他,我已经没有什幺想法。”

“当真?”蓝哲有些意外。

记忆虽然还在,但人已不在,对现在的蓝迦来说,凤月焰不过是个名字。

蓝迦点点头。

“放心,在这世上你还有我,我是你唯一的亲人。”蓝哲缓缓地说。

蓝迦抬头,望着蓝哲平静的眸子,记忆中那个逼迫父王受辱,最后毫不留情转身离去的人,如今竟然对自己说亲人这种话,真是令人五味杂陈。

最新网址:www.zoc.cc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