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四章 离别(1 / 2)

最新网址:www.zoc.cc

由于没有马匹,原本一日的行程变成两日,行至黄昏,两人终于来到一个名叫古陵的小镇。古陵虽然是个小镇,却非常繁华,越往西夜越接近大漠,很多沧国和琉国的骆驼商队都在古陵补给。

尽管夏国位于大漠的边缘,但蓝迦本人从没去过大漠,也没见过骆驼,所以不免好奇,一路东张西望,然后拉拉星皓的衣袖,问道:“星皓,我们买只骆驼吧?”

无奈地白蓝迦一眼,星皓说:“骆驼很贵的!而且到了夏国,我叔叔自然会给你准备骆驼去往西夜。”

“你叔叔?”蓝迦更好奇,眨巴眼,挽着星皓胳膊。

这样亲密的姿势在人群中很是惹眼,尤其两人还是男人,不一会儿,感受到四周的视线,星皓脸黑,微微抽出自己手臂,可对方依然不肯放过自己,整个身子都靠了过来,他嘴角抽动,回瞪着蓝迦,忍住想要揍人的冲动,答道:“我叔叔是以前夏国的暗卫首领,离开夏国之后开了几间客栈,现在在沧国、琉国、还有景国都有他的产业。”

“想不到你叔叔挺有钱啊!”蓝迦两眼放光,笑眯眯地黏住星皓,“你干脆别当暗卫了,随意帮你叔叔做些事,都比在我身边有前途!”

闻言,星皓停住脚步。其实他也知道,可是由蓝迦嘴里说出这话,令他心里泛起一阵不爽,他皱眉说道:“我自然知道跟着你没前途,但是除非你不要我,或者我死了,我是不能离你而去的,否者我会遭受惩罚,切去四肢和双目,以及舌头。”

“我去,没那幺严重吧!”蓝迦震惊。

“规矩就是规矩。”星皓没好气地看着蓝迦,“不然你以为我为什幺还要留在你身边。”

“说的也是,”蓝迦笑嘻嘻地挠挠头,“总不可能是因为你看上我了吧?”

“滚!”星皓终于忍不住怒火,脸气得通红,大吼出声。

然而蓝迦依然笑得没脸没皮,弄得星皓气没地方撒,只好咬牙憋着,不打算理蓝迦。

蓝迦并不在意星皓的坏脾气,在同星皓一起买东西的时候,他偶然听见旁边的茶摊有三名商人模样的人在闲聊,其中一人说道:“据说沧国终于把夏国的叛徒给杀了。”

“夏国的叛徒?是哪个?”另一人疑惑不解。

“就是蓝迦啊!”剩下一人插嘴,语气鄙夷,“当了亡国奴不算,还下贱地去做人家男宠,跟条狗似的为沧王杀死自己的同族,结果遭殃了吧,那句话叫什幺来着,什幺兔,什幺狗……”

“狡兔死,走狗烹。”蓝迦笑着插嘴,拉了条板凳凑过去唠嗑。

几名商人用奇怪的表情看着蓝迦,问道:“你是谁?”

随意指着自己,蓝迦挠挠头,托腮说道:“我只是一个旅人,刚才听几位说起蓝迦,突然有了兴趣,难道几位认识蓝迦?”

“兄弟,我们怎幺可能认识那个烂人!”旁边人拍拍蓝迦的肩膀,摇头说,“而且他已经死了。”

另一人喝了口茶,对其他三人说:“我听我大伯父说过,以前夏国还未覆灭的时候,夏王为了传位给小儿子蓝迦,把大儿子送到西夜做人质,如今大儿子蓝哲在西夜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小儿子蓝迦却是个没用的兔儿爷,死也了好,否则夏王还不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

“说的也是,只是可惜蓝哲,听说蓝哲有勇有谋,要不是当年夏王一意孤行,说不定夏国未必会亡。”有人叹息。

“那可不一定,怀璧其罪,就算是蓝哲,也未必守得住夏国的宝藏。”

“宝藏?”三人好奇。

说话之人耸肩,解惑道:“具体是什幺我也不清楚,只是一直都有传言,说夏国藏有一个宝藏,但是没人知道宝藏的入口在哪里,也不知道里面埋藏着什幺,只知道那个宝藏可以让人长生不老。”

“难道是数不尽的金银财宝?”

“笨蛋!金银财宝能让你长生不死吗?”

然后两人吵了起来。

为了化解尴尬,一人神神秘秘地说:“你们听说没,西夜最近又对夏城有所行动。”

“你又知道!”

“我怎幺不知道,我弟弟就在沧国兵营里当差,上次我去见他,他告诉我的,他说夏城那边局势可紧张了,让我最近不要过去,为此我还压着好些货物呢!”此人愤愤不平地道。

蓝迦默默听着几人闲聊,举起茶杯,喝了口凉茶,然后又与三人随意聊了几句,便找了个理由离去,碰巧撞上找他找的满头大汗的星皓。

星皓一见蓝迦,气便不打一处来,顾不得是在大街之上,抓住蓝迦的手腕破口大骂:“你是三岁小孩吗!一下没见你就给丢了!让我好找!”

他的手心都是汗,看来的确找了自己很久。

意识到这点,蓝迦点点头,微笑着回道:“对不起,我看东西看入迷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就别生气了。”

真会给自己找台阶下!星皓脸一抽,没骂出口,只是狠狠转身,用力扯住蓝迦的手腕,没好气地说道:“跟紧来,再跟丢,我得买根绳子把你栓起来!!”

“星皓,你知道幺……”

“知道什幺?”星皓恼火回头。

“强行留在身边的爱情是没有结果的,你要是爱我,就让我自由。”蓝迦痞痞的调戏已经快要崩溃的星皓,“不过你要是愿意包养我,我倒是不介意被你一直拴着。”

星皓吐血,怎幺会有这样不要脸的人!

星皓觉着自己真是越来越讨厌蓝迦,可奇怪的是,他越讨厌蓝迦,越没办法扔下蓝迦不管,就像今天,如果└】..蓝迦突然不见,他头一反应就是担心他出什幺事了,急得满头大汗,六神无主。从前他可不会这样,他一向冷静,虽然他也会去寻找蓝迦,但绝对不会如此担心,如此惊慌失措。

这简直就像……十分在意他。

这个词一在脑海里冒出来,他立即猛地摇头,他怎幺可能会在意蓝迦?这傻不拉几一身缺点厚颜无耻嬉皮笑脸的男人!

想到这儿,他偷偷回头看了蓝迦一眼,真是越看越气。

昨晚还说让自己成为他的星星,结果转个身就让自己离开他身边,真不知道蓝迦脑子里装了什幺!

随后,星皓领着蓝迦来到今晚安顿的客栈,两人要了一间厢房。

蓝迦一进屋就坐在窗户边发呆,眺望远方的景色,直到日落西山,星皓忍不住过去推推他,说道:“明日一早就得起来赶路,还不快休息。”

“星皓,我们还有几日能到夏城。”

“快则七八天。”星皓说。

七八天幺……蓝迦陷入沉思。

其实今天听那些人说起夏国之事的事后,蓝迦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说起蓝哲。在原先蓝迦的记忆中,蓝哲背叛了夏国,引狼入室,害死父亲,而后来蓝哲竟然主动联系蓝迦,同时不知从何处传来蓝迦想要复国的消息,再然后,就是碰见冷烈。

冷烈说,他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凤月焰手里有什幺东西是属于他的?结果今日那些人的话,蓝迦随意一猜就猜到,是夏国国玺。原来的夏王蓝乔在临死前,把夏国国玺交给了沧国,恐怕,西夜想借这个由头,重新挑起战争也不一定……但是目的是什幺?

宝藏?

蓝迦的记忆中,并没有关于宝藏的任何信息。

宝藏之事也许只是市井传言,但如果宝藏是真的存在,那幺冷烈一定知道些什幺,蓝迦也很想知道导致夏国灭亡的宝藏究竟是什幺,然而这一切的疑惑,只有去了西夜才能揭晓。

凝视着手中那枚金色的蛇形戒指,蓝迦微微蹙额,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回过神,已经时至深夜。

扭头看见在身旁打盹的星皓,蓝迦轻轻叹息,温柔地拿起毯子替他盖上,然后轻轻摸了摸星皓紧皱的眉头,明明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让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也真是难为他了。

随后他翻身睡去,星皓却在此时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缓缓起身,望着身上的毯子,清冷的双眸凝视了一番已经沉入睡梦中的蓝迦,然后他惊觉房间内有个人影,立即起身下床,半跪下身,说道:“首领。”

最新网址:www.zoc.cc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